【我的青春我的歌】張艾嘉跨越童年

4

文/曹郁美
張艾嘉在影視的表現有目共睹,殊不知四十餘年前她已在經營歌唱事業。她的歌聲怎麼樣?據說李宗盛曾經這樣評價:「她唱歌雖然不甚專業,但有一種安定的感覺,是一種神經質的溫柔情感。」這「神經質的溫柔情感」既貼切又有趣。
也有人說,張艾嘉富有「對你說故事」的魅力,在歌聲中,她的人生彷彿是你的人生,她的態度正是你的態度,因此,她的歌聽久了會讓人產生錯覺,覺得自己也氣質迷人起來。
張艾嘉的家世好,讀的是士林的美國學校(貴族學校哦),英文流利自然不在話下。她初加盟《歌林》唱片公司唱紅了幾首歌:鄭貴昶創作的〈也許〉、羅大佑創作的〈我們曾經年輕〉、林煌坤作詞及鄭貴昶作曲的〈惜別〉。
當時美國有一首歌風靡一時:〈The Happiest Girl in the Whole USA〉(全美最快樂的女孩),艾嘉的專輯是以國語歌曲為主,為了跟上風潮她特地唱了這首英文歌,結果歌名、歌詞改成〈The Happiest Girl in the Whole ROC〉(全中華民國最快樂的女孩),好笑不?現在問年輕人「ROC」是啥、如何拼音,大概都不知道了。
後來,張艾嘉進入《滾石》,一九八一年由羅大佑製作、創作的〈童年〉才真正讓她大紅起來,也讓羅、張兩人陷入熱戀,但是,分分合合之後,終究沒走在一塊兒。網路上流傳兩人結婚、離婚,那是有人瞎編出來,根本子虛烏有。
〈童年〉的歌詞有好幾段,每段皆精采,堪稱羅大佑「寫詞高手」的代表作。茲引其一:「福利社裡面什麼都有,就是口袋裡沒有半毛錢,諸葛四郎和魔鬼黨到底誰搶到那支寶劍?隔壁班的那個男孩怎麼還沒經過我的窗前?嘴裡的零食手裡的漫畫,心裡初戀的童年。」句句看似直白,但貼切地令人感動。我們不都是這樣長大的嗎?
〈童年〉的歌詞,我們現在看到的是五段,據說原先沒那麼多,最後一段寫了三、四年才大功告成,這是怎麼回事?
從電影《閃亮的日子》開始,本片的男女主角劉文正、張艾嘉與幕後作曲者羅大佑即結成好友。劉文正甚喜歡羅的這首〈童年〉,便在沒徵求同意的情況下遠赴新加坡錄音、發行;當時的創作未受著作權法的保護,讓羅大佑甚為生氣,他便添加一段歌詞作為區隔。
所以,劉文正版的〈童年〉為四段歌詞,而後來的張艾嘉版有五段,順序也有些更動。過了幾年,這首歌不知怎地飄洋過海進了大陸,一位名叫成方圓的女歌手抱著吉他在電視上唱啊唱,不旋幾火紅了起來,大家太愛這首歌了。咦?等等,怎麼少了一段歌詞?原來「初戀的童年」那段整個跳過,原因是……
當時的大陸比台灣還保守,小孩調皮搗蛋可以,「初戀」怎麼行呢,教壞小孩呀!他們怕惹事就整段刪了,據說大約十年後,這首歌的完整版才露臉。這麼說來,〈童年〉有好幾個版本,羅大佑的特殊紀錄又添一樁。羅、張分手後,張艾嘉又幸運地遇上李宗盛為她操盤製作了一張專輯,爆紅了兩首歌:〈忙與盲〉、〈愛情有什麼道理〉,後者是電影《最想念的季節》的主題曲,本片的男女主角不是別人,正是李宗盛與張艾嘉。
片中的張艾嘉飾演由鄉村來到都會、未婚懷孕的上班族,年節到了,她要返鄉探親,挺著孕肚不好看,情急之下找了一個宅男李宗盛充當假丈夫、未來的假爸爸。這是改編自朱天文原著的輕鬆喜劇。數年後,張艾嘉在香港也未婚懷孕,惹得港台媒體追追追,艾嘉堅持不吐實孩子的爸是誰,後來王先生與太太離婚成功,這才迎娶張艾嘉,真相總算大白。
也就是說電影裡、現實生活中張艾嘉,都是特立獨行的女性,在那保守的年代顯得很勇敢。她在後來一張專輯中唱著:「走吧,走吧!人總要學著自己長大。走吧,走吧!人生難免經歷苦痛掙扎。走吧,走吧!為自己的心找一個家。」
資深歌迷是否覺得熟悉?這是李宗盛創作的〈愛的代價〉,歌詞訴說歷經痛苦掙扎的女性要懂得「走吧,為自己的心找一個家」,整首歌感動了千千萬萬在生活磨練中一步步成長的女性。親愛的讀者,你當年是否也是其中之一?
聽張艾嘉早期的歌,她跨越「童年」咀嚼「愛的代價」,我們不妨探索一下自己的人生。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