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走廊】 乾隆帝國史畫(6-5) 英國的「中國熱」

4

文/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一圖勝千言,在訪華使團繪圖員亞歷山大的畫作皆連於團員見聞出版物公開後,英國掀起了不小的中國熱,不少畫家都受其影響而前往中國創作。英國畫家喬治.錢納利(George Chinnery,1774~1852)於1825年來到澳門,並遊訪了中國東南沿海的一些城市,創作了一系列油畫作品。他在澳門的時候收了一位中國學生林呱,正是從林呱開始,西方繪畫中的透視、明暗效果等開始影響中國的外銷畫,造就了新呱、煜呱等重要的外銷畫家。
造成這股中國熱的寫實畫家威廉.亞歷山大(William Alexander,1767~1816)出生於英國肯特郡一個名叫梅德斯通的小鎮,他的父母經營一家造馬車的作坊,儘管是工匠家庭出身,但是亞歷山大的父母很重視對子女的教育。亞歷山大從小就學習繪畫,1782年,15歲的亞歷山大離開家鄉前往倫敦學畫,1784年進入當時英國最有名的皇家美術學院,7年畢業。亞歷山大畢業後第二年,在他的啟蒙老師伊博森(Julius Caesar Ibbetson,1759~1817)推薦下成為馬嘎爾尼使團的一名繪圖員。伊博森正是1788年英國派遣的卡斯卡特使團的隨行畫家。
1792年組建馬嘎爾尼使團時,伊博森沒有接受邀請,而是推薦了學生亞歷山大。其實,在馬嘎爾尼使團中有另一位正式的隨團畫家托瑪斯.希基(Thomas Hickey, 1741~1824),他是馬嘎爾尼的同鄉和肖像畫家,但是他在旅行途中幾乎沒有留下畫作,有學者認為馬嘎爾尼是為了幫助失業的希基而邀請他加入使團的。無論如何,亞歷山大在旅途中畫了大量素描,並獲得馬嘎爾尼的稱讚。
其實,亞歷山大並沒有全程跟著使團,例如他沒有參與熱河之行,從杭州到廣州的返鄉之行又被安排乘船走海路,錯過了一路靚麗的風景。儘管如此,亞歷山大在回國後還是根據自己的素描以及同伴的描述,繪製了他錯過的長城、熱河以及江南風光的水彩畫,如果不瞭解背景,這些作品一定會被認為是經由畫家親眼所見而作。
亞歷山大回到英國後,每年都會拿出數幅水彩畫到皇家學院舉辦畫展,十間,他共舉行了16次畫展,其中前13次均與中國相關。而今,在世界各地的公私博物館、圖書館和私人收藏中,大約有3000幅亞歷山大的作品存世。
威廉.亞歷山大自己也出版了關於那次使華之行的書,不過是以圖畫為主,散頁形式,共12輯,每輯4幅。最後在1805年合訂成一冊,書名為《中國服飾》(The Costume of China)。這本畫冊中共收錄48幅經手工上色的銅版畫,尺幅巨大,每幅圖還有一頁文字說明。此外,亞歷山大還在1798年出版了《1792~1793年沿中國東海岸之旅途中各海岬、海島之景貌》(Views of Headlands,Islands &c.Taken during a Voyage to,and along the Eastern Coast of China,in the Years 1792 & 1793,etc.),這樣的內容始終不及那些反映中國社會風俗的水彩畫,因此並無太大回響。
亞歷山大的畫作深深地吸引注英國人的目光,跳脫那遙遠的東方之國的嚮往及想像,更加具體的呈現近代中國之貌,他畫筆下的中國人物、服飾、建築精細且紀實,此乃中國近代歷史的無價之寶。

官船:外出的中國高官有著專屬的行船,外表彩繪,配有各種裝飾,十分華麗。船上的旗子顯示其官階,一般民船看見官船時會避開。
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官船:外出的中國高官有著專屬的行船,外表彩繪,配有各種裝飾,十分華麗。船上的旗子顯示其官階,一般民船看見官船時會避開。
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王大人的行船:擔任英國使節團接待的通州協副將王文雄所乘坐的官船。船上的紅色華蓋通常顯示船主人的身分地位。英國船隻因吃水太深,無法駛進白河,必須改乘中式的平底帆船。
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王大人的行船:擔任英國使節團接待的通州協副將王文雄所乘坐的官船。船上的紅色華蓋通常顯示船主人的身分地位。英國船隻因吃水太深,無法駛進白河,必須改乘中式的平底帆船。
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寧波河裡的三艘船:中間一艘為 中國商船,左邊的小船專供特使 用,大部份的使節團團員搭乘右 邊的大船由寧波駛往舟山,再轉 乘使團艦隊回澳門。 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寧波河裡的三艘船:中間一艘為 中國商船,左邊的小船專供特使 用,大部份的使節團團員搭乘右 邊的大船由寧波駛往舟山,再轉 乘使團艦隊回澳門。 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商船圖:中國商船的造形。英國
人對中國船隻做了詳細的觀察,
他們認為儘管中國人很早就發明
指南針,但過去幾個世紀,中國
的航海科技落後西方甚多。 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商船圖:中國商船的造形。英國
人對中國船隻做了詳細的觀察,
他們認為儘管中國人很早就發明
指南針,但過去幾個世紀,中國
的航海科技落後西方甚多。 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戰船:寧波附近的戰船,船上有
許多士兵。使團對中國的軍事實
力進行了認真的評估,他們看見
中國戰船很少有槍炮裝備,船身
上的炮口是假的,中國人亦無法
將天文知識應用於航海,十分落
後。中國的軍事力量遠遠不如英
國。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戰船:寧波附近的戰船,船上有
許多士兵。使團對中國的軍事實
力進行了認真的評估,他們看見
中國戰船很少有槍炮裝備,船身
上的炮口是假的,中國人亦無法
將天文知識應用於航海,十分落
後。中國的軍事力量遠遠不如英
國。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海船圖:使團進入白河後,特使換乘輕型的雙桅
船,其他團員則搭乘中國方面準備的船隻,這些
船裝載著英王送給乾隆皇帝的禮物,造型粗重,
不過在這樣的航道卻相當實用。 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海船圖:使團進入白河後,特使換乘輕型的雙桅
船,其他團員則搭乘中國方面準備的船隻,這些
船裝載著英王送給乾隆皇帝的禮物,造型粗重,
不過在這樣的航道卻相當實用。 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迎接英國使臣的中國軍隊:馬嘎爾尼使團的船隊
一路頗受重視,從通州到京城這一段水路,他在
日記中寫著:「兩岸相近之處,駐有兵隊頗多,
每見吾船過時,各兵隊輒自帳篷中整列而出,就
岸頭行禮,高豎軍旗和以軍樂⋯⋯」。 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迎接英國使臣的中國軍隊:馬嘎爾尼使團的船隊
一路頗受重視,從通州到京城這一段水路,他在
日記中寫著:「兩岸相近之處,駐有兵隊頗多,
每見吾船過時,各兵隊輒自帳篷中整列而出,就
岸頭行禮,高豎軍旗和以軍樂⋯⋯」。 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