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

6

陳亭宇/台北市大安國中九年五班
鎂光燈將光線凝聚在舞台上的表演者,讓豎起汗毛的皮膚更加通紅、炙熱。即使滾燙的汗珠從頰間滑下,內心依然緊張得發涼,涼到浮現在腦中的字句全嚇得魂飛魄散。台下評審與觀眾的視線,有如巨石一般壓得我無法動彈,就像腳下伸出了無數的手抓住自己,緩緩地往下拉,使我陷入恐懼的深淵。
獨自站上舞台面對人群,一直是我懼怕的事情,只要一登上台,眼前的視線就會開始扭曲變形,感覺就像身處於混沌之中。記得那一次,老師提名我參加英語演講比賽,給了我一篇講稿,要求我全部背得滾瓜爛熟;能得到老師的青睞讓我受寵若驚,當下我便欣然答應了。
經過日復一日練習,終於要上戰場了。在進入會場前,我神態自若地讀稿,氣定神閒,但直到我拉開厚重的鐵門,裡頭的冷氣飄出來拂過我的身體,讓我不禁打了個寒顫。領完號碼牌的我,如坐針氈地坐在預備區冰涼的塑膠椅上,隱約可以聽見前幾位參賽者的說詞。此時,緊張開始一點一點地侵蝕我的內心,牆上時鐘發出的滴答聲,彷彿在消磨著我的意志。正當我內心感到「驚濤駭浪」之時,突然有人拍了我的肩膀:「下一位,該你囉。」這一拍,拍得得我驚慌失措,亂了方寸。
心情還尚未平復的我,硬是上了台,心思卻被恐懼俘虜,原先倒背如流的台詞全化作一池子的混濁,評審們不耐煩的神情就像水面的漣漪,片刻不得平靜。我焦慮的四處張望,看到了台下來為我打氣的家人們。頓時,腦中總算浮出了一個可行的想法──持續凝視著他們,試著忘卻台下其他人,這樣就能像平常在家裡練習時那般輕鬆,也能奪得佳績。
其實恐懼只是偷偷埋藏在人心中的魔鬼,只敢偷雞摸狗地在你腦海裡作祟,一旦你停止胡思亂想,恐懼根本就不存在。當名為不安、懼怕之手緊抓著你不放時,平靜、沉著的思緒就是斬斷它的最佳武器。勇敢去戰勝恐懼,就是逃出它的上上策!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