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社會觀察 不一樣的春運

5

文╱記者葉昊鳴、齊中熙、陳愛平
如果說中國是一列不斷前行的列車,春運就是「流動中國」最好的縮影。在這一年一度的遷徙盛宴中,春運的內涵和形式不斷變化,體現的正是大陸的發展和人民生活的改善。
大年初六,在廣州工作的劉伶開車把準備飛回老家的父母和哥嫂送到了廣州白雲機場。這是他們一家人第二次在廣州過春節。
劉伶老家在四川眉山,因為回家的票不好買,去年開始,她讓父母和哥嫂到廣州過年。「春節在哪兒過都一樣,一家人能團聚最重要。」劉伶說。
春運號稱「世界最大規模的人類遷徙」,以往人們都像「候鳥」一樣流動:節前從沿海到內地、從城市回鄉村,節後再返程。如今,團圓理念沒有變,人們的團聚方式變了,讓「單向潮汐」呈現出「反向春運」的趨勢。
廣州和深圳是春運「潮汐」最明顯的地方,過去一般是「超員北上,空車南回」。但是近幾年,情況已有明顯改變。廣州南站新聞發言人劉慧說,春運以來,廣州南站日均發送旅客三十萬八千人次,同比增幅百分之二十五;日均到達旅客十八萬八千人次,同比增幅百分之三十。
根據中國鐵路總公司和攜程旅行網各自的大數據顯示,今年春運傳統高峰路線反向客流增加百分之九左右,且多以探親為主。上海、北京、廣州、深圳、杭州等成為「反向春運」熱門目的地,除夕前一周前往這些城市的機票預訂量同比增長超過百分之四十。
「除能節省開支,反向春運讓許多人可以拿出更多時間陪伴家人,感受不一樣的春節。」攜程集團機票事業部負責人邵季紅透露,「在反向春運和旅遊過年熱潮的帶動下,北京、上海、廣州等『空城』的『人氣』有很大程度回升。」
旅遊春運——
給自己一個假期
去年十二月初,在北京工作的滕菲就已經幫自己和父母訂好了春節期間飛往大理的機票和酒店。「工作以後,能夠和父母一起出去玩的時間不多。所以今年我想陪他們去外地過一個休閒的春節。」滕菲說。
「團圓不再只是回老家」。從海南的溫暖陽光到東北的冰天雪地,從雄偉壯闊的境內景觀到風格迥異的異國他鄉,旅遊正成為愈來愈多的大陸民眾選擇歡度春節的方式之一。
中國旅遊研究院(文化和旅遊部數據中心)綜合測算,二○一九年春節假期,大陸旅遊接待總人數達四點一五億人次,同比增長百分之七點六;實現旅遊收入人民幣五千一百三十九億元,同比增長百分之八點二,文化和旅遊市場繁榮有序。
在境內旅遊市場,休閒旅遊、觀影觀展、民俗活動等體驗式消費愈來愈受到歡迎。「北上賞冰雪、南下享溫暖」成為熱門旅遊選擇。光是二月四日到九日,內蒙古接待遊客四百七十六點二萬人次,同比增長百分之十四點六;三亞八大景區接待遊客超過八十萬人次。故宮博物院舉辦「紫禁城裡過大年」活動,節日期間共接待遊客近五十萬人次。
事實上,根據大陸國家移民管理局數據,二○一九年春節期間大陸邊檢機關共查驗出入境人員一千二百五十三點三萬人次,與二○一八年春節期間相比增長百分之十點九九。攜程旅遊數據專家魏黎民說,近幾年,旅遊已成為重要年俗。
智慧春運——
科技改變未來
如今的春運「科技範」十足,「刷臉」進站等便民「黑科技」的投入使用,讓春運回家的路更順暢。
將購買車票時使用的二代身分證放在閘機處,臉對準閘機上的屏幕,在人、證「二合一」的驗證下,閘機門打開。不用多久,旅客就能輕鬆自助進站。這種快速「刷臉」的進站方式,正在春運期間的鄭州東站不斷上演著。
「鄭州東站的進站閘機完成升級後,無論乘客是否換取紙質車票,只要使用身分證,就可以刷臉進站,減少了排隊取票的時間,也大大簡化了進站的流程。」鄭州東站的工作人員說。
「刷臉」進站只是今年春運火車站諸多「黑科技」之一。智能廁所「告訴」你何時方便如廁,車站內VR全景導航讓你不再「迷失」,無人餐廳、無人售票廳簡化購物、購票流程……愈來愈多的科技元素在春運中得以應用。
「春運期間,火車站是客流高度集中的地方。運用科技的力量提高取票、進站、乘車效率的同時,還能給予乘客回家時必要的方便,這是未來『智慧春運』發展的目標方向之一。」中國鐵道科學研究院一二三○六技術部主任單杏花說。
為讓旅客出行體驗更美好,大陸首家自助無人售票廳節前在南昌西站正式啟用。在原有人工窗口售票、退票、查詢等一體化智能服務基礎上,新增了自助辦證等功能。旅客只須輸入本人身分證號碼,經過人臉識別等程序後,機器就可直接打印出臨時身分證明。
今年春運,攜程旅行上線「春運版」網絡客服機器人。對於機票、酒店、旅遊度假等方面的「入門級」問題,平均一到二秒內旅客就可收到回復。「對於常規問題,客服機器人能在毫秒內給出判斷,並給予回覆。在基本的語意識別上,客服機器人的準確率達到了百分之九十四以上。」攜程相關技術人員表示。
過節乘飛機出行,總會揪心托運的行李。今年春運期間,乘坐東方航空公司從上海虹橋至武漢航班的旅客,可以和托運行李「對話」了。東航率先將射頻識別技術運用在上海虹橋至武漢航線上。通過東航微信小程序,旅客可以像查快遞一樣,實時了解托運行李是否已被分揀、裝機,是否已經送達。
自駕春運——
多一種選擇和自由
在上海工作多年的任慧今年打算開著新買的小轎車回家過年。「從上海到安徽,距離不算太遠。我選擇自駕回家,不僅不用再搶票了,還可以帶著父母在家鄉附近逛一逛。」任慧說。
任慧還算了一筆賬,平時從上海開回安徽,往返要人民幣八百多元油費,高速通行費將近六百元,回家一次成本將近一千四百元。但在春運期間,高速公路免費,成本大大縮減。「這樣一算,跟買火車票的價錢差不多。雖然自己辛苦點,但我能自己掌握時間,也多了與家人團聚的機會。」任慧說。
雖然在人們的印象中,春運多以火車為主,但實際上公路運輸才是春運的「大頭」。二○一九年四十天春運大陸旅客發送量將達到二十九點九億人次,其中道路二十四點六億人次,占比超過八成,依然是春運中的「主力軍」。
和「你」在一起! 大陸寵物也春運
數億中國人享受闔家團圓的春節之際,寵物也不缺席。
近年來,愈來愈多的寵物也開始加入大陸春運的行列。二○一八年大陸部分航空公司試點推出「寵物機票」服務:在部分航段,大小、重量、品種等符合相應要求的寵物可以乘坐在飛機上特別設立的「寵物有氧艙」。
而鐵路方面,在春運期間,也為寵物托運提供專門服務,寵物主需按照檢驗檢疫規定辦理相關手續,符合條件的寵物才能加入鐵路春運行列,但需要根據安排進入指定的車廂區域等待運輸,還不能全程與主人在一起。
「因為大多數的主人希望『每時每刻都和寵物在一起』,絕大部分還是選擇自己開車,公路春運讓寵物主相對更放心。」上海頑皮家族寵物生活館工作人員告訴記者。
二月四日除夕這天,日常生活在上海的博美犬——三歲大的犬爸爸莫吉托和牠的「夫人」同樣三歲的莫琪以及牠們的孩子:九個月大的米尼和馬約,一家四口跟隨主人全家,一起到位於浙江的莫干山入住民宿,辭舊迎新。
為了這趟春節出行,莫吉托一家的專用行李幾乎能塞滿一輛小轎車的後備廂:胸背和牽引繩、犬用尿墊和尿不溼、犬糧和零食、磨牙棒、消毒液、寵物用溼紙巾、梳子、小狗的替換衣物、便攜水壺和食盆、常用藥以及防水床罩等。
像莫吉托一家這樣的「春運狗」日漸增多,有的還見證了近年來在大陸興起的「反向春運」。在上海工作多年的謝銳今年將遠在四川的父母接來上海過年。他家一周歲大的邊境牧羊犬切爾西也不用去四川,而將跟隨主人全家在上海及周邊地區旅遊。
更多寵物出現在春運大潮中,並逐漸被周圍人認可,也折射了中國社會的包容度不斷增加,大部分寵物主的責任感也在不斷增加。

博美犬莫吉托一家的部分「春運行李」。圖╱新華社
博美犬莫吉托一家的部分「春運行李」。圖╱新華社
一列復興號動車組列車在北京永定門城樓附近的京津城際鐵路上行駛。  圖╱新華社
一列復興號動車組列車在北京永定門城樓附近的京津城際鐵路上行駛。 圖╱新華社
旅客在鄭州東站站台等待乘車。  圖╱新華社
旅客在鄭州東站站台等待乘車。 圖╱新華社
旅客在G10次列車上演唱歌曲。  圖╱新華社
旅客在G10次列車上演唱歌曲。 圖╱新華社
人們在河池市羅城仫佬族自治縣汽車總站等
候上車出行。 圖╱新華社
人們在河池市羅城仫佬族自治縣汽車總站等
候上車出行。 圖╱新華社
 旅客在上海虹橋國際機場自助驗證通道辦理
登機手續。圖╱新華社
旅客在上海虹橋國際機場自助驗證通道辦理
登機手續。圖╱新華社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