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自在】現代人如何修持「一心不亂」與「正念現前」?(四)

116

文/慧開法師(佛光山副住持、南華大學專任教授)
動態中的「一心不亂」(續)
七年前(二○一二年)那一場既緊張又精采的逆轉勝經典球賽,在倒數零點五秒時林書豪的那一記絕殺三分球,在北美洲NBA籃壇可說是「轟動武林,驚動萬教!」全美各大球隊的高手都讚不絕口。為了幫助大家進一步了解動態中的「一心不亂」,我再做一些分析,先大致鋪陳一下當時整場球賽的局勢狀況。
首先,比賽地點是在多倫多的加拿大航空中心球場(Air Canada Centre),這裡也是多倫多暴龍隊的主場球館,而紐約尼克隊是遠來的客隊。其次,在那場比賽之前的一周,尼克隊的戰將大前鋒史陶德邁爾(Amare Stoudemire,暱稱Stat「小史」)返鄉奔喪,四場比賽全部缺席,靠著林書豪崛起帶領尼克單周全勝。那場比賽小史剛剛歸隊,上半場手感不佳,九投僅二中,多次錯失林書豪助攻的機會,而林書豪的手感也同樣普通,三節打完僅有四成命中。反觀暴龍隊的西班牙籍一級控衛卡德倫(Jose Calderon)繼前一天面對洛杉磯湖人隊攻下生涯新高三十分,這一場的前三節也拿下二十五分,氣勢正盛。客觀就天時、地利、人和而言,暴龍隊佔盡主場優勢,尼克隊屈居下風。
當天,暴龍隊從一開賽至最後倒數一分多鐘,可說是一路領先,最多還一度領先尼克隊達十七分。因此,客觀而言,林書豪和全體隊友的心理壓力是相當巨大的。在那樣的壓力情況下,林書豪上場四十分鐘,三分球投二中二,包括最後的零點五秒絕殺球,全場拿下二十七分並送出十一次助攻,堪稱隻手帶領尼克隊以九十比八十七攻克多倫多,讓暴龍球迷心碎。賽後,暴龍隊教練無奈地表示:「領先全場三十九點五分鐘,卻不敵林書豪零點五秒逆轉。」這就是那場球賽的可觀之處。
在賽後林書豪透露:「最後一擊是我向教練要求的。」終場前四十秒時,尼克隊成功防守化解暴龍隊的最後一波投籃攻勢,控球權落在林書豪手中,先傳球給隊友切入投籃,可惜沒進,還好搶到籃板回傳給林書豪,這時只剩下十八秒,全場觀眾情緒沸騰。如果尼克隊不能把握這最後一擊的機會勝出,因為比數平手就要進入延長賽,如此一來勝負難料。因此,在最後攻擊前,林書豪向教練Mike D’Antoni表示要執行最後單打以結束戰局,經過教練同意後,才要求隊友讓開。擋在他前方的對手都還來不及反應,林書豪倏地拔身跳投長射,最後球在空中畫出一道美妙的弧線後應聲破網,贏得了最後的勝利。
在最後零點五秒逆轉勝,網友都相當佩服哈佛豪小子藝高人膽大,能在最後這麼關鍵的剎那完成艱難任務。許多網友表示,林書豪的心臟實在太強、太猛了,他的心臟沒停,電視機前面那些球迷的心臟都緊張得快要停了!
不過話說回來,林書豪在那最後二秒關鍵時刻出手,一記不可思議的美妙三分球逆轉勝,可不是憑空得來,也絕對不是靠運氣,而是平日下苦功「勤練」出來的。《水滸傳.第六○回》有云:「養兵千日,用在一時。」俗諺亦云:「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明白地講,「一心不亂」絕對不可能「從天上掉下來」,而是「苦練」出來的;此外,「一心不亂」不是只有在「風平浪靜」的時後表現出來,更要能在「驚濤駭浪」或「千鈞一髮」的時候自然呈現。
林書豪在球場上從容且鎮定的表現,可以說是「動態中一心不亂」的最佳寫照。我們也可以看出他對自己的球技有十足的信心與把握,所以他才敢向教練自動請纓,承擔最後勝敗的任務。
不只是林書豪打籃球這個例子,在現實生活中,其實就有許許多多「動態中一心不亂」的實例。相信各位讀者都觀賞過馬戲團、特技表演、民俗才藝或是江湖雜耍,諸如:空中飛人、走鋼索、獨輪車、疊板凳、轉碟、丟擲技……等等,都是需要「動態中的一心不亂」,才能完成他們的表演。大家可不要小看那些藝人,他們是真正用自己的生命實際體現「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的人!
還有那些從事高度危險「極限運動」的人,諸如:花式滑板、花式單車、花式滑浪、花式滑雪、滑翔、攀岩、衝浪、越野摩托車、山地自行車、高空跳傘等,稍有一個閃失,就有可能粉身碎骨,絕對需要「聚精會神」與「動態中的一心不亂」!
(續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