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打破愚蠢的油電低價思惟

38

國際油價走揚,中油依油價浮動公式計算國內油價應上漲,唯因附加「亞鄰最低價」規定,今年已連兩次被這項規定卡住,致使今年一月虧損九億元,決定報請經濟部刪除這項不合理的規定,並成立油價基金,讓國內油價適時反映國際油價,同時也有一個緩衝基制。
國內油、電價長期偏低,油價規定必須是亞鄰最低價,台灣沒有產石油,為何有本事維持最低價,這都是國庫補貼的結果。
對企業界而言,油電成本愈低愈好,但也因為成本偏低,視為理所當然,沒有誘因研發提升能源使用效率,也無法提升競爭力,導致台灣平均用油、用電量高於亞洲鄰近國家,變相造成資源浪費。中油訂定「亞鄰最低價」條款,自縛手腳,虧損則由國庫補貼用油者,愚蠢至極。
中油「亞鄰最低價」始於二○○七年,規定國內油價不能高於日、韓、香港,最初用意是穩定國內物價。最近南韓油商、煉油廠殺價引發割喉戰,最近國際油價一周均價上揚近三美元,依油價公式計算,國內九二汽油每公升應上漲新台幣一點五元;不過由於南韓油價維持不動,中油也因此被卡住,以致將發生虧損。
由於台灣的油價比鄰近國家低,加計稅費之後,國內油價比亞洲鄰國一直維持相當大的差價,以九五汽油為例,含稅之後零售價格,台灣每公升比南韓便宜新台幣十六點七三元,曾經發生有船隻買汽油到公海轉賣賺差價的弊端。
回顧十二年來,中油以「亞鄰最低價」來限制國內油價上揚,結果不但沒有鼓勵企業、民眾節約能源、提升用油效率,最後還發生虧損,以及轉賣的弊端,這種兩面不討好的政策,早該檢討了。
全球主要國家於二○一五年簽署《巴黎氣候協定》宣告邁向低碳時代,儘管有美國總統川普扯後腿;主要國家、城市首長體認能源轉型的重要性,必須從個人、社區、企業到政府各個層面著手,擺脫高汙染的石油經濟,轉向綠色低碳經濟。
北歐國家如挪威主權基金宣示賣出高汙染、石油相關產業的投資,轉向投資綠色低碳產業,以行動與資金鼓勵綠色創新產業。全球最大產油國沙烏地阿拉伯於三年前成立全球最大主權基金,用於加強國內基礎建設,以擺脫對石油出口的依賴。從北歐的挪威到沙烏地阿拉伯所採取的措施,都比未產石油卻堅持超低油價的台灣,更有遠見。
北歐各國對高汙染產業課徵高額碳稅,迫使產業開發清潔能源科技,加速能源轉型;台灣長期維持油電超低價,以國庫補貼企業享受最低成本油電,更加依賴石油經濟,遲遲難以轉型。
台灣的企業與民眾長期享受超低油價,無法擺脫對石油經濟的依賴與隨之而來的高汙染,相形之下,北歐各國企業已經在清潔能源科技另一條跑道上向前衝了。顯然台灣從政府、企業到民眾都應擺脫油電價格愈低愈好的迷思。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