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樵言悄語】在百畝森林遇見美

17

文/吳孟樵
喜歡看樹,樹身高大青蓊或是俊逸骨感,都有股與天地同行的豪邁感,卻不與天地人爭奪的氣息。他們安靜地參與這個世界,連結宇宙,吐納著最穩實的呼吸,運行。
二○一九年進入己亥年,以農民曆而言是「土豬」年。豬,總予人圓滾滾的模樣。不知為何,豬與熊,會讓我連結為幾乎同種的形象。況且,豬有多種、熊有多種。牠們雖也可能是攻擊力極強的動物,卻也有圓憨型的外貌。唐三藏故事裡,孫悟空是調皮搗蛋的英雄人物;而「豬八戒」成為被嘲笑的代表人物,之後又有人顛覆豬八戒的形象,讓豬八戒成為俊俏的公子,但都無法與孫悟空的七十二變相提並論。
我過去寫作多年的《豬八妹》系列青少年小說,原型發想正是來自笑談:豬八戒有個瘦妹妹豬八妹。每經過某家銀行,看著他們推出多年的豬型人物廣告影片,討喜地讓人不禁想與豬歡暢共舞。不禁想像著我所創作的豬八妹角色,如也能這樣跳躍出來該有多好哇!
豬八妹是八年級學生,生性傻愣愣、反應慢幾拍、愛睡覺、對數字毫不敏感,因為她心地善良、愛幻想、愛思考、不與人爭辯,於是富有極佳的人緣。透過她的敘述,她身邊的同學、老師、親友都是一場場絕妙的人生故事。那麼,豬與熊有何相干呢?豬八妹喜愛很多卡通人物,也愛小熊維尼(Winnie the Pooh)。
《小熊維尼》是英國作家A. A. Milne(1882-1956)為兒子羅賓所書寫的故事,羅賓童年的玩具陸續地成為書中的角色。維尼是他最好的朋友,除了維尼,小豬也算是主角哩。A. A. Milne說:「我親愛的小豬,這整本書寫的都是你。」雖然讀者都知道,這整本書寫的都是羅賓與維尼,還有維尼與其他動物角色。所以,終極主角是維尼。但是,只有小豬能夠與羅賓去上學。這隻小豬很小,自己住在一間很大的屋子裡。因為小,小到可以放到羅賓的口袋裡,跟著到學校習得一些數學,因此有點聰明哩。書本最後,小豬還被邀到維尼家中住。所以,豬與熊、熊與豬的緣分真不淺。
小豬身為維尼的好友,以小小的身軀抵擋大大的恐懼感,跟著維尼繞圈子,繞呀繞,他倆誤以為有怪獸而跟著怪獸的足跡尋覓,呆得不知那是他倆的足跡。雖然小豬仍是因恐懼而無法繼續這「恐怖」的追尋之旅,至少是嘗試陪伴維尼了,且是聰敏地找個藉口離開。所以,小豬一點都不笨,懂得避開危險。而維尼的憨厚與真誠,顯現的是利他的善良之心。他最大的欲望是喝蜂蜜,以兩隻手捧著蜂蜜甕,將大大的前額鑽入甕中認真地吃起來。此時,維尼的世界就是蜂蜜。
蜜蜂採花蜜,熊吃蜂蜜,蜂蜜甜而不膩,是很好的營養品。這樣的營養品可以去除恐懼心嗎?也許是維尼呆,不懂害怕。也或許是維尼嗜吃甜食,甜食可以驅動愉悅感。因此,從沒見過維尼遇事害怕,甚至連一絲驚恐的表情都沒出現。
專研面部表情的心理學家保羅.艾克曼說:「害怕時,血液會流向腿部的大肌肉,準備逃走,但不一定會逃。」我悄想維尼若是喝不到蜂蜜,才會害怕、焦慮、恐慌吧。害怕會使人或動物產生躲藏或逃跑的自發性行為,但也可能什麼都不做。觀察某些動物或昆蟲可以發現,當牠們遇到危險或是還沒確認的事,會先僵住不動,假裝沒被看見;也有些動物先採行咆哮恫嚇的舉動,以嚇阻其他動物或人類往前靠近。而,人類害怕的人事物必然更為複雜也多樣。
伊旺.麥奎格主演的人與動畫結合的電影《摯友維尼》,可感受維尼等待羅賓漫長歲月中的苦澀滋味。電影中樹洞,可以把羅賓置換入過去的環境時空裡,找回那分最純粹的童年。劇情雖非來自原著,卻讓《小熊維尼》這本書上的角色與百畝森林躍入銀幕,更是以羅賓長大後的不開心而展開內在探索之旅。
現實世界裡的羅賓與爸媽失和,爸爸為他所寫的故事帶來巨大的名聲與收益,羅賓認為雖是為他所寫,卻不是寫他;世人所知曉的羅賓,停留在書中。這或許是個人的感受問題,對於讀者而言,這麼可愛富有哲理的故事,掀開真實生活,卻藏有某些遺憾與悲傷的元素。這麼說來,人類是最能感受多種情緒的生物。例如:恐懼心。因為恐懼而造成不快樂,也因為種種的其他因素而裹足不前。因此,內在的陰影日深。人,不似維尼與小豬,可以單純地追著不明動物的足跡往前走。
小孩、小動物靠近不明的事物,通常不會有過多的批判,愛心更是單純。當小豬問維尼:「你是如何拼出『愛』呢?」維尼回答:「愛不是用拼的,而是用感覺去感受。」愛與心,都有個『心』字,三個點,如跳跳跳的足尖起舞蹦出愛,旋轉、起飛、定位與暢遊。我大約擁有數十種維尼小玩偶、抱枕、吊飾、髮飾、小包、文具、小燈、手帕、被子、杯盤、書等等。望著舊式的老憨維尼、稚嫩如嬰孩的維尼、變身的維尼,無不訴說著每一個物件的故事。
維尼不解年歲,但他對羅賓說:「如果你可以活到一百歲,那我想活到一百歲少一天,這樣的話,我的一生始終有你的陪伴。」維尼又說:「如果有一天我們無法在一起,請將我放在你心上,我將會在那邊待上一輩子。」童年與玩具的情誼延伸一輩子,絕對是馬克.華伯格主演的電影《熊麻吉》取自《小熊維尼》的創作發想。
對於這麼鍾愛蜂蜜,會持續發呆的維尼而言,友誼可以超越他最愛的食物。因為他說:「沒有朋友,就像是沒有蜂蜜的蜂蜜罐。」我想,維尼必然還懂得「樹」的語言,樹,向上向陽,也向下扎根,樹身甚至可以成為一個家。
我不忍、不忍在樹身刻下痕跡、不忍採下葉片,而是以風傳達樹身不會遮蔽光,而是遇見美。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