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抱傷痛】一碰就痛的傷口

7

文/小魚媽媽
補習班老師騎車載小三男童前來診所,他捂著膝跛足移動,引起我的注意,原來,是學校裡聽故事的熟面孔。醫生推測男孩有蟹足腫體質,傷口又在關節處不易癒合,特別吩咐敷藥後得好生照顧,別再沾水弄溼了。
老師低頭問孩子聽清楚了沒,隨即笑著解釋,同學不小心弄傷了男童的舊傷口,又因是單親家庭,媽媽經常工作到深夜沒時間帶他就醫,所以由老師帶過來。
清理傷口時孩子忍不住哭了,貌似慈祥阿嬤的老師瞬間變臉,出聲喝斥:「不准哭喔!你是男孩子。」坐在外頭的我,一時間好像看到了小時候的自己,總是被大人苛責「不准哭、不准這樣、不准那樣」的手足無措。
我上前拍拍男童的肩,輕聲說:「很痛齁?一下子就好了。」為了表達同理心,還一邊比畫著我上個月才剛開過刀的脖子,男童這才停止哭泣,並向我點了點頭。
人原本就會有各種情緒,即使用盡全力想達成別人對我們的期待,仍難免不勝負荷。如果心有所感卻不被允許表達出來,最終只能選擇欺騙自己、離真實的情緒愈來愈遠,甚至逐漸喪失表達情緒的能力、無法依此表現出合適的行為,因而增加與他人之間的誤解及衝突。
長期受壓抑的我,長大後遇到挫折,只會用「生氣」來表達心中的不愉快,卻無法分辨隱藏在憤怒冰山底下的,究竟是難過、忌妒,或是其他易被解讀為脆弱的部分。找不到出口的情緒堆疊在心底,長此以往,就像男孩腳上那個沒好全的傷口,表面癒合實際上卻積存膿瘡,一碰就痛。
那天晚上,我安撫受傷男童之際,也跨越時空寬慰了童年的自己,重新找回麻木許久的覺知能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