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動代步車亂象 「行人」騎上馬路 潛藏安全危機

1750

文/小編整理

2017年10月基隆市92歲老翁駕駛電動代步車在車道龜速闖紅燈,撞上正要過馬路的行人,將對方拖行近三公尺;2018年1月苗栗83歲老翁清晨騎醫療電動代步車出門,遭汽車從後追撞喪命。

醫療電動代步車是身障人士及年長者外出的好幫手,卻因為車身低矮,違規行駛在馬路可能被汽車駕駛人忽略而發生憾事;同時,代步車也有在馬路蛇行、逆向等危險行為,甚至撞傷他人。然而,在交通法規定義下,代步車屬「行人」,肇事等同人撞人、人撞車,沒達到刑法公共危險罪的酒駕,也無法取締。

四輪電動代步車不是車,依規定只能行駛於人行道上,不得開上車道。圖/資料照片

納入長照計畫補助

台灣是生產醫療電動代步車外銷大國,根據衛福部對身障者購車補助的數據,近3年平約每年約有500人申購新車。高齡化的台灣意識到銀髮族駕車、騎機車的風險,交通部去年起開始管理高齡者的駕照,未來不須駕照又同樣是4輪的動力車,可能是老人出門的新選擇。前年8月,衛福部在長照計畫也納入失能者租借代步車的補助。

合格的醫療電動代步車最高時速為10公里,但是它有持續動力的特性,若操控的人一時緊張,沒能即時煞停,「人撞人」或「人撞車」可能致傷。

衛福部食藥署表示,他們是管理醫療電動代步車的產品安全及合法上市,至於這項醫療器材的路權,由交通部定義。交通部說,依道路交通安全規則,有馬達的輪椅、有龍頭的代步車是行人輔具,必需與行人一樣駛在人行道、沒有人行道時要靠路邊,現在的車輛強制險也不適用於代步車。

台灣是高齡化社會,電動代步車是許多人的生活必須工具。圖/資料照片

未逾0.25毫克酒駕不罰

由於電動代步車定義為行人,「酒駕」吐氣酒精濃度未逾每公升0.25毫克,也無法依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取締。也就是說,這類輔具逆向、蛇行、闖紅燈甚至帶些微酒氣,除非肇事,只能就違規行駛車道取締,其他防患未然的車輛交通規則無法約束他們。

警政署解釋,醫療電動代步車、電動輪椅屬刑法第185條之3的「動力交通工具」,達到公共危險罪的嚴重酒駕、肇事傷人等仍可移送。不過沒有相關事故的統計。

交通部運輸研究所指出,近幾年有愈來愈多電動代步車的事故,已開始檢討慢車法規,希望增訂安全管理項目,減少事故傷害風險。

電動代步車讓行動不便的人能遊走自如,但也有使用者疏忽而造成意外。圖/資料照片

法律上的「行人」vs.長者們的「車」

電動代步車被視為行人,應走人行道,但許多人行道不友善,代步車常被迫騎上馬路。有學者建議,將電動代步車歸類為自行車,未來應使用自行車道;也有學者認為,可繼續定義為行人,但代步車應從限速10公里降至5公里,保障安全。

電動代步車在法規上應行駛人行道,但台灣許多人行道不是太窄,就是騎樓雜物及停放機車太多,代步車無法通行,只好騎上馬路。但代步車使用人常是高齡長者,反應、眼力、聽力較差,在馬路上險象環生,發生不少憾事。

電動代步車常走在不該走的馬路上非常危險。圖/資料照片

學者:解決路權問題

逢甲大學運輸與物流學系副教授李克聰表示,「台灣混合車流情況愈來愈嚴重」,要先解決路權問題,將電動代步車歸類到自行車,合法行駛自行車道,同時可達到人車分流目的。

李克聰說,有了規範就要教育高齡者騎自行車道,警方也要依據規範執法,阻止代步車使用機車道,以免發生危險。

中央警察大學交通學系教授蔡中志認為,電動代步車可依照行人規範,但行駛速度就應比照行人。他說,一般成人走路時速約5公里,因此代步車行駛人行道時,應限速在此區間,才不致對行人造成太大威脅。另外,現在許多代步車改裝提速,警方應落實執法,強制沒入。

很多道路其實對電動車的行走環境並不友善。圖/資料照片

電動輪椅 不該當成車

多年前曾有電動代步車廣告,主打「孝順父母就送電動代步車,讓他們可以到處趴趴走」,淡江大學運輸管理系副教授羅孝賢批評,這支廣告傳播錯誤觀念,因為電動代步車不是交通工具,而是被定義為類似電動輪椅的醫療用品,絕對不能當作可以「趴趴走」的車子使用。

羅孝賢說,電動代步車定位不明,應該透過社會大學或拍短片宣導正確使用代步車。他說,電動代步車較矮,有些汽車可能沒看到就撞上去,因此過去他在擔任台北市交通局長時,曾輔導電動代步車「插旗子」或裝設LED燈,增加能見度,萬一真的勢必走上車道時,還有多一層保護。

電動代步車是行人不是車,不可以載人或走不該走的地方。圖/資料照片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