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眼看人生】桃花島的傳人

8

文/歸靜
書架最高那層約莫一半的書給掃落在地板;沙發布被扯得凌亂不堪,其中一個抱枕布已經被咬破了;一把玫瑰花連同花瓶跌倒在桌面,瓶內的水順著桌沿流下來;還有一個手繪開滿櫻花的鼋頭渚杯子,滾落到桌邊;以及散落四處,像秋風掃落葉的文件……
貓奴回來了。她比我想像的鎮定。
進門見到摧枯拉朽一幕的貓奴,嘴巴張成發不出聲音的圓形,把手中的菜放在檯上,騰出雙手扶腰,很緩慢地、比平常用力地深呼吸。須臾之後,眼神瞄到那個僅一步之遙隨將摔地的馬克杯,飄忽若神,凌波微步,一舉扶起,拯救杯子碎片的命運;她一眼也沒瞧我,反而將視線移向廊道尾端,一隻名叫追追的俄羅斯藍貓,大無畏地站著,有一種鬼魅的氣勢,碧眼迷茫,瞅著我們。
是的,這隻追追,主人出差,是來暫宿的貴客,我與她素昧平生,陌生得很。頭兩天都躲在電視後面,或者餐桌底下,一聲不吭,連貓罐頭都不能誘使她出現,只有夜深人靜,她會出來上個廁所,除此之外,隱匿是她在陌生環境的生存方式,幾乎覺察不到家裡有她這位貴客的蹤影。但她隨時觀察、提防、警醒的眼神,告訴我,絕非善碴!
三天之後,本色終現。
我才赫然明白,這位貴客,背景是黃蓉的師妹,桃花島黃藥師的傳人,得自真傳,半點不虛,一雙旋風掃葉腿,勁暴的腿法,掀起強勁旋風,還有掌風凌厲的桃華落英掌,一揮動,四面八方都是掌影,「如桃林中狂風忽起,萬花齊落一般」,遂成了貓奴眼見的局面。
來者畢竟是客,看在黃藥師的面子,對他的傳人追追,貓奴耐住,不予追究,默默地,收拾殘局,最重要是,她不曾懷疑我,給我溫柔擁抱:「你真乖。」賞我一個蛋黃,不愧我們主僕情深,感激她的信任,也幽幽內疚,畢竟我曾偷偷仿效旋風掃葉腿,無奈功力薄弱,只掃了兩本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