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國學談】孫悟空貌若潘安?

2

文/曹珊
石猴與花果山眾猴在那山澗中洗澡,猴類趕閒無事便起哄,要順著澗邊往上溜頭尋看源流。一群猴子「拖男挈女,喚弟呼兄,一齊跑來,順澗爬山,直至源流之處,乃是一股瀑布飛泉。但見那:一派白虹起,千尋雪浪飛。海風吹不斷,江月照還依。冷氣分青嶂,余流潤翠微。潺蔽名瀑布,真似掛簾帷。」
見此好水,有猴兒道:「那一個有本事的,鑽進去尋個源頭出來,不傷身體者,我等即拜他為王。」連呼了三聲,忽見叢雜中跳出一個石猴,應聲高叫道:「我進去,我進去!」好猴「你看他瞑目蹲身,將身一縱,徑跳入瀑布泉中,忽睜睛抬頭觀看,那裡邊卻無水無波,明明朗朗的一架橋梁。他住了身,定了神,仔細再看,原來是座鐵板橋,橋下之水,沖貫於石竅之間,倒掛流出去,遮閉了橋門。卻又欠身上橋頭,再走再看,卻似有人家住處一般,真個好所在。」
這猴大飽眼福之餘,跳過橋中間,左右觀看,只見正當中有一石碣。碣上有一行楷書大字,鐫著「花果山福地,水簾洞洞天」。石猿喜不自勝,急抽身往外便走,復瞑目蹲身跳出水外。只見這猴呵呵道:「大造化,大造化!」引得洞外眾猴好奇心大盛,把他圍住問其緣由,石猴笑道:「這股水乃是橋下沖貫石竅,倒掛下來遮閉門戶的。橋邊有花有樹,乃是一座石房。房內有石鍋石?、石碗石盆、石床石凳,中間一塊石碣上,鐫著『花果山福地,水簾洞洞天』。裡面且是寬闊,容得千百口老小。我們都進去住,也省得受老天之氣。」石猴一番解說,果引得眾猴要在洞內安家置業。
石猴帶領猴群進入水簾洞後,端坐上面道:「列位呵,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你們才說有本事進得來,出得去,不傷身體者,就拜他為王。我如今進來又出去,出去又進來,尋了這一個洞天與列位安眠穩睡,各享成家之福,何不拜我為王?」眾猴聽說,即朝上禮拜,都稱「千歲大王」。
自此,石猿高登王位,將石字兒隱了,遂稱美猴王。有詩為證:「三陽交泰產群生,仙石胞含日月精。借卵化猴完大道,假他名姓配丹成。內觀不識因無相,外合明知作有形。歷代人人皆屬此,稱王稱聖任縱橫。」孫悟空圓眼睛、查耳朵、雷公嘴、滿面毛、尖嘴縮腮、面容嬴瘦……顏值之低,猴類倒數,何來之「美」也?
《左傳》上說:「莊姜美而無子,衛人所為賦碩人也。」姚際恒《詩經通論》評之曰:「《小序》謂閔莊姜,詩中無閔意,此徒以莊姜後事論耳;安知莊姜初嫁時何嘗不盛,何嘗不美,又安知莊公何嘗不相得,而謂之閔乎!《左傳》之云亦據後事為說,不可執泥。《小序》蓋執泥《左傳》耳;《大序》謂終以無子,尤襲《傳》顯然。」
《詩經》上說莊姜出身貴族,又稱讚其形貌昳麗,並沒有說她無子嗣。而《左傳》卻過度解讀,認為該詩歌側重描寫其之無子,以證莊姜「美而無用」。《左傳》解詩,距離事實失之千里,無怪姚際恒駁斥之。
吳承恩之所以稱石猴為美猴王,並非如《詩經》般,由衷的贊美莊姜美麗。其之意義則如《左傳》解詩的意圖那樣,通過石猴勇闖水簾洞洞天,印證石猴的有勇有為,張顯石猴雄性之美。故而,吳氏讚其「內觀不識因無相」、「稱王稱聖任縱橫」。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