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自己心裡

30

文/PM
幸福的歇息
時代這般紛紛踏過,是否也打擾了你的心與呼吸,在生活中透不過氣?
自遠古而來,每個時代都有人們無從迴避的攪擾,那是時勢的更替、人性的雜染;卻也是我們迴光返照的明鏡。因為在時代繁複的折射中,我們不僅看見他人,更透過他人照見自己。
在每個人小小的日常中,我們的時代不僅圈住人群竊竊私語,更透過媒體轟然作響,既蓄意打擾人們的安寧,更由不得生活的舒然伸展。然而只要我們不願拋棄心中的明淨,我們就必需在這種雜亂中,拭淨自己的心境,透明地在自己心中過日子。因為如果連我們都無法看見自己,我們自然要遺失每個珍貴的當下,更無從奢望就在眼前的一切。
因而儘管環境的擾亂讓人皺眉,倘若你也期待生命、人生,乃至每一天的愉悅,那趁早鬆開眉心才真是好。因為憂愁與憤懣都無法改變環境,只揪住我們的心律與呼吸,彷彿擰成一團的溼毛巾,擱久了還真刺鼻。
所以我們只能在時代的捉弄中好好坐下、深深呼吸,鬆開胸間的糾結,讓呼吸漸淨、心律漸平,自己打理自己的安寧。當我們經常這般休息,心緒便一層一層撥鬆,舒緩而分明。什麼該提起、哪些該擱下,自然有了把握,再如何繁亂的日子,也就在自己與親愛的人們身上,看見幸福飽滿的積蓄。
時間的旋律
生而為人的一生,心與時間是最值得把握的珍寶。當時光一節一節向後退去,我們不僅要面對心識的遷流,時代更在我們看他不盡的眼裡,漸次於腦中糊塗。這是自然的節拍、人生的必然。不過值得慶幸的是,當時間涓滴流過,我們自然就在龐雜間,歸類出心與事理的特質,和徵兆。因此當時間頭也不回地經過,只要鬆開意欲雜亂的束縛,逐漸年長的我們,反而更能洞見自心與他心的更替。
當浮沉的心識在混淆中沉澱,時間也變得透明,心性中的智慧自然顯現。那是歲月的昇華、時間之神留在背影中的寧謐。令每個安於自性的人們,安穩地把玩手中的時間,並獲得幸福與喜悅。
當時間彷若流水譁然經過,我們的肉身雖漸不俐落,智識卻更加有力。只需讓所有心念安放胸中,不再翻轉攪動,心緒便如濁水自清、霧散天明,令身心一切的積累,隨著愈是暢快的呼吸,呼出口鼻之間。
事實上,無論歲月如何增長、肉身如何遷變,當我們的心識得到歸類與整理,那麼,無論何年何月,我們的生活自然就從時代的雜亂中,提取出厚實與歡悅。因為時光從不吝於厚待我們,並賜與我們智見。那是生命與生俱來的,由疾而徐的旋律,在心識的了了分明中,時間終於變得溫柔的天籟之音。
非理之理
人們常吝於讓自己喘息。
這似乎不合常理啊!世上每個人最為愛惜的,不都是自己嗎?然而,當你拭淨自己習以為常的視線,你也會看透,其實人們格外偏心的,多半是自己的欲想與妄念,追逐著不著邊際的貪戀,在世界華麗的皮屑間,任自己無端疲倦,根本捨不得讓自己過點好日子。
很滑稽是吧!熟悉得彷若成語的、《心經》中的「顛倒夢想」四字,說的正是我們蒙住自己心眼、不斷自我催壞的欲想和妄念;俗家佛子當作口頭禪般,《金剛經》中的「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說的又是我們一輩子毫無來由的,自我空洞的本末倒置。
人的一生往往像是蒙上眼罩的脫韁之馬,不斷為自己的欲想與妄念找藉口,終身相互自欺。然而我們的時代已然太多的盲目與忙碌,甚至盲目的忙碌,所以我們的心需要休息,經常的,需要讓一切外在,在我們心中釋出空間與寧靜,我們的情智才能夠善待自己,為自己打理每一天的恬然有序。
然而,即使是這樣最顯眼的常理都歪歪倒倒,這個世界,頭在下、腳在上,說得最是響亮的,都是歪理;反而真切而簡明的原理,都被視作思想的骨董,作為禮服般穿在身上,只是看來得體而已。
你也願意放過自己嗎?在世間掩耳盜鈴的嘈雜中放下他們,讓雜亂留在人群的雜亂裡,真心為自己過日子。如果你願意摘除心中的多餘,此時、此刻,那些其實不在你我心裡,任何人當下就體現自性,心地明澈一如孩童,並充滿歡悅與感激。
心中的母親
為自己清除周遭的餘物,在房裡擱上一張舒服的椅子,讓自己感受自心的溫暖,與清爽的休憩。
椅子最好靠近桌子,擺一點爽口的吃食,和飄著淡香的茶湯。就這樣,讓大自然的恩賜,讓我們體會體會生活的舒適。
在自然界演化的過程中,人類是世上最幸運的生物。彷彿一個任性的孩子,在母親無怨的付出中自在成長,悠然自得。正因為我們與大自然是這等關聯,我們每個人的心裡,也都同時住著一位慈藹的母親,和一個隨性而即興的孩子。
我們自性的柔軟,就是那位溫柔的母親;而慧黠多奇的心念,便是那個總要張望的孩子。母親處事和煦而練達;孩子的眼睛則四下下追逐新奇與成長。你猜得沒錯呢,我們正是自己的母親,同時也是自己的孩子。完全無需假手他人,我們就能夠撫平心中的粗糙,自己善待自己。
所以,也在自己心裡擺一張舒服的椅子,與你喜歡的桌子。為自己、為你親愛的人們,清理心中的餘物,感受自性的溫暖,與清爽的休憩。我們自性的母親會在廚房洗淨水果,切在一只乾淨的瓷盤上,悠閒地斜靠椅背,一邊嚼著水果一邊等著料理晚飯;我們心眼裡的孩子會一路踩著地上的各種影子,走著蹦著、貪玩地回到家裡,為母親獻上一朵天真而令人開懷的笑臉。
我們自性中的母與子之間,就有心情的安穩與香甜,無需多餘的擁有、奢侈的浪費,便足以受用自心的甘美,與彷彿午後時分,晒在窗台,微涼微暖的天光,和令人心緒朗朗、清爽宜人的清風拂面。♣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