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與圖解近代史3】計算視覺化的近代圖表

1

文/雄獅美術提供
近代圖表如長條圖、折線圖、圓餅圖,是由威廉.普萊費爾(William Playfair,1759~1823)發明。普萊費爾來自於蘇格蘭北部的牧師之家,為家中第四位男丁,從小就被優秀的兄長所包圍。長兄約翰是蘇格蘭代表性的數學家,二哥詹姆斯則是著名的建築家。
近代圖表發明的契機
普萊費爾十三歲的時候父親過世,從此之後開始了他堪稱奇特的人生。他首先跟著脫殼機的發明者安德魯.梅克勒(Andrew Meikle,1719~1811)實習;十八歲時又成為因改良蒸汽機而聞名的詹姆斯.瓦特(James Watt,1736~1819)的個人助理,並擔任製圖工。
之後,他又不斷換工作,從事過機械工、銀雕師、雕版工、會計師、宣傳手冊的製作者等工作。當他前往巴黎時,甚至還傳聞他在法國大革命前夕,曾參與攻擊巴士底監獄的行動。後至法蘭克福不久,又回到倫敦從事金融業的工作,發生了盜領、詐欺等事件……然而,一七八○年代中期開始,他居然開始寫作。
一七八六年,普萊費爾在倫敦出版了《商業與政治的輿圖》(The Commercial and Political Atlas)一書,其內容是統整英國與許多其他國家之間的貿易往來統計,本書正是有史以來,長條圖、折線圖和圓餅圖首次登場的書籍。究竟是怎麼樣的契機,使得普萊費爾想要將統計數字以圖表表現的呢?
關於長條圖,普萊費爾曾說其靈感是來自於約瑟夫.普利斯特里(Joseph Priestley,1733~1804)這位人物將其生涯年表以折線圖來表現,「我受到這個具有系統性且以時間為刻度的圖表之啟發」,普萊費爾的圖表更具簡潔、直覺性淺顯易懂的特性,與之前所有的圖表有著根本的差異。其長條圖藉著視覺上的數量比較,使得觀者可以快速且正確地理解數值所要指明的東西。
普萊費爾的折線圖則是藉著數值本身產生的形狀變化之比較,可以指引觀者邁向理解之路。為了豐富《商業與政治的輿圖》的內容,他特別準備了三十四張國與國之間貿易相關的銅版畫印刷圖表,藉此成就了連小學生也都能容易理解的統計圖表模型之基礎。
近代圖表與統計調查
在普萊費爾最後一本著作《關於農業課題的考察》(A Letter on Our Agricultural Distresses,1821)中所載的長條型圖表〈一五六五年至一八二一年的小麥價格〉(圖❶),下方是以西元年紀年;上方則以歷任英國國王或女王紀年。如此的年表清楚說明了,這兩百五十多年來不同朝代小麥價格、技術工作者待遇的變動,可說是普萊費爾的代表作之一。
普萊費爾接著出版了《統計概要》(Statistical Breviary,1801)一書,內容收錄世界各國關於政治與社會的統計資料,書中使用了各式的圓餅圖來表現統計數據;圓餅圖就是在這本書中首次問世。
普萊費爾在書中描繪了三個圓餅圖,以圓的大小面積來表現數值的高低,圓的本身既可以切分來表示比例,也可以重疊方式來表現集合關係與範圍,這樣的作法有點像「范恩圖(Venn Diagram)」。范恩圖在當時已經廣被數學家使用,所以我們可以這樣推測,或許普萊費爾是受到數學家長兄的影響才發明了圓餅圖,如首都的人口統計圖表,以面積差異做區別。(圖❷)
不過,普萊費爾自己從來沒有明言圓餅圖發想的根源為何?或許跟長條圖與折線圖相比,普萊費爾從圓餅圖身上感受到比較少的新鮮感吧。
普萊費爾在當時可說是社會邊緣人(即便是晚年也無法說是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可能是這樣的原因,他所發明的近代圖表在英國一直到十九世紀中葉,都還沒有受到正面的評價,反而是在法國的歐洲內陸國家比較早開始採用。
其背景可能就如拿破崙(Napoléon Bonaparte,1769~1821)所言:「統計即是事物的預算,然後若沒有預算的話就沒有公共的福祉。」因而在法國大革命後,為了使國家邁向現代化,便以政策立案來支持大規模的調查計畫。
各國最初的人口調查分別是:丹麥一七六九年、美國一七九○年、荷蘭一七九五年、英國一八○一年、法國也是在一八○一年設立統計局,由政府來統一規畫統計調查的相關事宜。種種跡象都顯示出普萊費爾所發明之近代圖表的活躍程度。
這真是一個破天荒人物的發想,與眾多國家社會大計及幸福相會的瞬間啊!
(節錄自永原康史著《資訊視覺化設計的潮流─資訊與圖解的近代史》)

圖❷圓餅圖:各國首都的人口統計圖表,以面積差異做區別。圖/雄獅美術提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