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城的奮鬥】和平的代價

18

文╱羅智強
橡樹巷莊園是美國一段重要年代的紀實,歐洲白人因為棉花產業而致富,過著無比奢華的生活;非洲黑人卻像野獸般遭到捕獵……
對紐奧良的刻版印象,就是二○
○五年八月二十九日遭受世紀颶風卡崔娜重創,洪水淹沒了八成的市區,一千多人喪命,超過十三萬人無家可歸。當時的紐奧良陷入無政府狀態,積水不退,搶劫、鬥毆、火災頻傳,街頭四處可見陳屍卻無人聞問,連當地警察也解下警徽,不願棄自家不顧,而冒生命危險執勤。人性的劣根在那個當下,像瘟疫一樣爆發,乃至於災後的人禍,讓這座歷史悠久的南方大城,猶如雪上加霜。很難想像這裡曾是爵士樂的發源地,治安良好,人情和善,終日歌舞昇平之地,卻在一夕之間,豬羊變色,再再顯示脆弱的人性,不堪一擊。
於是這座城市,彷彿在瞬間又回到了馬克吐溫在一八八三年出版的遊記《密西西比河上的生活》時的情景,書中是這麼形容紐奧良:「人們無法掘井,只能收集雨水,整個城建在人們的填土之上,你幾乎無法建一座酒窖,或是造一座墳,活人無語,死人也就沒什麼好抱怨了。」
我們在二○一六年的四月中旬來到這座城市,正值春暖花開,繁華的街道遊人如織,一度如世界末日的殘破景象,如今只留在人們的記憶中。回首這座位於密西西比河口城市,在一七一八年建城,原為法屬大路易斯安那首府,早年曾是美國黑奴販賣的集散地,也是十九世紀美國棉花的輸出中心,雖經卡崔娜幾乎滅城的摧殘,眼前此刻,卻又回復往日溫婉的容貌,四處流瀉的慵懶藍調,展現這座城市特有的音樂靈魂。人們的善待、寬容、仁和、信愛,伴隨著柔和的音樂,又以華麗之姿,重新進駐人們的心中。
傍晚時分,在友人帶領下,我們在一家市區老店品嘗紐奧良最具特色的美食,由於紐奧良早期分別被西班牙、法國殖民,又有加拿大移民、非洲來的黑奴,以及印地安原住民,於是這邊的美食料理像台灣一樣,發展出揉合各國口感的特殊風味,像是名聞遐邇的Gumbo濃湯,就是融入加勒比海、印地安人、西歐、北非的風味發展出來的,以洋蔥、芹菜、秋葵、甜椒、各式海鮮、雞肉慢火熬成濃湯,入口濃郁鮮甜,至今令人回味。其他還有南方新鮮牡蠣、香烤雞翅、螯蝦三明治等等,一個多月來,經常在高速公路邊選擇麥當勞等速食果腹的我們,趁此大快朵頤,大祭五臟廟,好不暢快!
晚間七點多,我們不能免俗的來到紐奧良非常著名的波本老街,此時人潮已是摩肩擦踵,萬頭攢動。這條街的形成,可以上溯到一七一八年,還是法屬殖民地的時代,街名源自當時法國的波旁王朝。只見街道兩旁的商店,漆著五顏六彩,裝飾各式花燈,燦爛炫目,酒吧、餐館、街頭樂團、各式商店林立,令人目不遐給,從全世界來此遊歷的觀光客,黃、白、黑、紅等各色人種都有,完全融入這裡的彩色街景,在震耳欲聾的音樂聲中,夾雜各國語言,卻呈現同樣的嘻笑歡暢,在這樣歡樂的異國風情中,我有種感覺,人類只要能放下成見,異中求同,就能弭平種族的隔閡,成就最大的幸福。
第二天一早,在友人引領下,到紐奧良最負盛名的Café Du Monde享用撒滿白色糖粉的甜甜圈,口感近似台灣攤車賣的「雙胞胎」,再搭配一杯黑咖啡,算是功德圓滿,準備告別紐奧良,驅車前往約一小時車程外的橡樹巷莊園(Oak Alley Plantation)。
橡樹巷莊園座落在密西西比河畔,已有近三百年的歷史,仍維持著美國南北戰爭前的原貌,從正門進去,二十八棵樹齡超過二百年的橡樹聳立兩旁,盡頭就是一棟白色二層樓的主建築,工作人員身著三百年前的服裝,熱情歡迎遊客的蒞臨,同時開始為我們解說這座莊園的歷史與故事。在我記憶所及,最經典的吸血鬼電影,就屬湯姆克魯斯與布萊德彼特主演的《夜訪吸血鬼》,而這座莊園正是這部電影的重要場景。
橡樹巷莊園是美國一段重要年代的紀實,歐洲白人因為棉花產業而致富,過著無比奢華的生活;非洲黑人卻像野獸般遭到捕獵,被運往北美成為可隨意買賣、鞭笞、處決的黑奴;直到南北戰爭爆發,主張解放黑奴的北軍戰勝了堅決蓄奴的南軍,而終結了膚色、種族與階級的不平等待遇,間接促使美國民族的大融合,成為世界最強國,又主宰了世界人類近一個世紀的命運。
「這個世界必須和平,人類才有幸福可言,但最可悲的,和平的果實,往往是從慘酷的戰爭中求得的。」離開橡樹巷莊園,前往休斯頓的車途中,我如是想著。♣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