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百年筆陣 枝與幹

11

執筆人:鄭慧慈政大阿文系教授
每一位掌權者都是「根源論」中的根幹,根幹穩固紮實,橫生的枝葉才得茂盛。穩健的主事者能讓社會如大樹一般枝繁葉茂。
「根源論」讓阿拉伯文化穩健發展,不易隨波逐流。這道理不妨從伊斯蘭以前便存在的阿拉伯語言現象說起:阿拉伯語對人與動物、男與女、阿拉伯人與外族都呈現尊卑之分,譬如人和神被歸為「理性」;其他的生物與非生物則隸屬於「非理性」。
理性詞彙有獨立的地位,它的單數可以隨其真實意義而使用陽性或陰性,譬如理性陽性名詞以陰性型態出現者仍屬於陽性,理性陰性名詞即使沒有陰性符號仍屬於陰性。理性名詞因其複數意義而使用複數的動詞和形容詞,也唯有理性名詞才有規則陽性複數。凡此都顯現「理性」和「陽性」的優勢地位。
「非理性」則無法隨其真實意義使用陰性或陽性,而是從其形態或祖先傳承的習慣認知來決定。「非理性」的複數被視為陰性單數,若它是動作者則其動詞使用陰性單數,它的形容詞亦然。非理性名詞的複數僅有不規則複數或規則陰性複數。換言之「非理性」和「陰性」處於劣勢地位。「陽勝於陰」在語言上處處得見,譬如一群女人中有一男人,這群人的複數便須使用陽性複數。
同樣的,阿拉伯語優於外族語言也顯現在語言上,譬如稱不會說阿拉伯語的外族人是a’jami,與’ajmaa’( 牲畜)同詞源,不會說阿拉伯語的外族人等同不諳語言的牲畜,阿拉伯語的尊貴地位可見一斑。
上述語言現象反映伊斯蘭之前不平等的社會觀。伊斯蘭出現之後對傳統價值採取去蕪存菁的態度,尤其強調「平等觀」,藉以去除舊社會的奴役思想。為鞏固伊斯蘭價值,思想家們建立一套伊斯蘭邏輯學。在這種邏輯之下,傳統與革新之間的矛盾得以消除。
這套理論溯源自7世紀古蘭經降世後,為制定宗教法規,許多情況無法在古蘭經與聖訓明文中得到印證,必須制定合乎伊斯蘭精神的法規,讓穆斯林得以遵循,並運用在其他領域中,阿拉伯人稱它為「原理學」。其功用與後來盛行於學術圈的「伊智提哈德」(ijtihad,原意:竭盡力量)相仿,若以「原理學」為根據,學者依個人好惡、缺少客觀的「伊智提哈德」所衍生的問題便可迎刃而解。「原理學」可以做出可靠的推斷,制定準確的法規。
「原理學」運用於語言上,讓伊斯蘭思想呈現在阿拉伯語言中,卻不相矛盾。「原理學」中以「根源」論最能表現特殊性,譬如上述的陽勝於陰、理性勝於非理性的語言現象,若運用「根源」來推斷,則陽是「主幹」,陰是分支;理性是主幹,非理性是分支;動詞是主幹,名詞是分支;名詞主格是主幹,賓格與屬格是分支;動詞定格是主幹,變格是分支;未知是主幹,已知是分支;阿拉伯語是主幹,外語是分支…等等。狀況若未改變,則必須維持其根源,許多規則並得比照根源而制定。據此,理性與非理性、陽與陰、單數與複數的問題都得以根幹與分支的理論來詮釋。
任何社會結構與人際關係亦然:根幹代表縱面,枝葉是橫面,前者少了後者則孤立,無法向外擴展;枝葉缺乏根幹無法立足,兩者共生共榮,無所謂階級關係。此思惟下,主政者無須自豪,小民無須自貶,兩者是共生體,互補互惠的平等觀因此歷久不衰。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