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正紀念堂 228閉館

13

【本報台北訊】蔡政府上台後,制訂《促進轉型正義條例》,明訂要移除威權象徵。在台北市中心占地遼闊的中正紀念堂,自然成為焦點。主管中正紀念堂的文化部,為此提前宣布,在紀念堂完成轉型之前,以後每逢二二八,都將閉館一日。
去年十二月十七日,促轉會舉行記者會,建議在中正紀念堂修法前,可先撤出三軍儀隊、修改展覽主題與導覽文宣品內容。建物未必都要拆,但可作一些修改,打斷原先建築語彙的神聖性。代主委楊翠今年一月三十日受訪時說,轉型若涉及修法,「中正紀念堂」名稱就不會再存在。文化部長鄭麗君在去年四月,宣告將於年底之前提出轉型草案,到了年底,文化部表示已經提交方案給政院,但到底內容為何,始終諱莫如深。
二月二十六日,行政院長蘇貞昌在立院表示,會用更高的角度來看中正紀念堂,轉型正義不是追殺、拆除,而是依現況妥善運用人民血汗錢建起來的公共營造物,「團結人民一致對抗想要併吞台灣的敵國」。
前世今生意義不一
中正紀念堂園區面積二十五公頃,是台北市區第二大的綠地,僅略小於大安森林公園。一九七○年代是陸軍總部與聯勤總部所在地,國防部於一九七一與一九七二年,將聯勤與陸總分別遷到南港與桃園龍潭。政府計畫在原址興建大型商場、辦公大樓等經貿用途。一九七五年,蔣中正總統去世,行政院決定將此地改設中正紀念堂。一九七六年十月三十一日動土,一九七七年十一月開始施工,一九八○年三月三十一日完工。
紀念堂的設計競圖,由西南聯大畢業的楊卓成勝出。他先前就深受蔣中正總統夫婦賞識。除中正紀念堂本體與兩廳院,楊卓成設計的公共建築,包括台北與高雄的圓山飯店、南投中興新村中興會堂、梨山賓館等,都是「西學為體,中學為用」風格典型。楊卓成其他作品,包括士林官邸、台北清真大寺、中央銀行等。
中正紀念堂牌樓上「大中至正」四字,語出明代哲學家王陽明《傳習錄》,字體採用歐陽詢體。由於沒有落款,早期外界多不曉得是誰題字,有人認為是用蔣總統生前的書法拼成。直到二○○七年,扁政府決定將「大中至正」四字拆除,當初題字的書法家楊家麟才露面,呼籲保留。
雖然蔣總統本身是虔誠基督徒,但是「大中至正」的題字過程,卻深具中國傳統神秘主義。在黨國大老秦孝儀要求下,楊家麟用掃把蘸紅土水,直接寫出兩公尺高的大字,與未來鑄成銅字的尺寸相同;而且寫字的時間,以及銅字掛上牌樓的時間,都必須依據風水精準執行。
躍升台灣民主地標
除了紀念故總統之外,中正紀念堂這片龐大的綠地,自然也成為市民遊憩的所在,並且成為公司團體舉辦活動的良好場所。早年的中正紀念堂活動,當然都符合官方政治正確,直到一九九○年三月的「野百合學運」,大批學生齊聚廣場,訴求國會全面改選。從此中正紀念堂就成為各式請願的最佳場所,在一九九○年代以後的台灣政治史上,占有一席之地。
二○○七年,教育部將中正紀念堂改名為「台灣民主紀念館」,並且將牌樓上的「大中至正」拆除,改掛「自由廣場」。「自由廣場」四字係由王羲之的字帖湊出,至於大廳中的蔣公銅像雖未拆除,但在天花板上吊掛上紙鶴等裝飾,以求「沖淡威權象徵」。
二○○八年,馬英九以壓倒性多數勝選,帶領國民黨重回執政。馬政府廢除「台灣民主紀念館」名稱,重新掛起「中正紀念堂」匾額。然而最具能見度的大門牌樓,卻選擇繼續保留「自由廣場」。
十年之後,中正紀念堂又面臨被廢除危機,從時間與政治環境來看,此次成真機率應該很大。二○二○年的總統大選,如果藍營重新執政,中正紀念堂是否要又「再轉型」?答案同樣耐人尋味。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