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懂電影】小景框虛擬大實境──談場面調度

6

文/陸明春
移船相近邀相見,添酒回燈重開宴。千呼萬喚始出來,猶抱琵琶半遮面。白居易詩作〈琵琶行〉轉入正題前營造的這段過場詩句,字裡行間醞釀的畫面頗具詩意,且涵蓋戲劇性,四句詩句無論就空間、場景、人物、服化、道具,甚至光影照明,皆完美呈現創作者在動態構圖上的設計張力,這種視覺詮釋手法若運用到電影藝術上,就是所謂的「場面調度」。
場面調度一般是經由導演構思後,將其畫面主題中的人、事、物和環境,透過分鏡、攝影,或以無數個單一場景串接成故事,簡而言之就是「視覺設計」,即導演對景框內欲呈現的種種所做的一切安排,包括演員肢體行動、表情對白、角色位置、穿著打扮;環境空間、光線強弱、道具布景配置;攝影機推拉、搖移、升降變化,俯仰平斜角度,遠景、全景、中景、特寫鏡頭切換等。
重現歷史的場景
榮獲第76屆金球獎最佳劇情片的《波希米亞狂想曲》(Bohemian Rhapsody),片中一段神還原1975年英國皇后樂團(Queen)在蒙茅斯郡灌錄〈波希米亞狂想曲〉的實況,導演布萊恩.辛格(Bryan Singer)捨掉歌曲開頭「序曲」及第5節「硬搖滾」,直搗「謠曲」轉「吉他獨奏」到「歌劇」再跳接「尾聲」,短短4分鐘現場精華重現,觀眾可以明確感受導演在場面調度上所賦予的趣味意圖。
畫面從灰鬱天空下主角佛萊迪.墨裘瑞(Freddie Mercury)[雷米.馬利克(Rami Said Malek)飾演]披髮紅衣若有所思地佇立在兩幢農舍間開始,攝影機以仰角長鏡緩緩攫取主角走向房舍的身影,隨後取平視彈奏鋼琴鍵盤的雙手特寫切入主角與鋼琴間的俯角場景,伴隨「謠曲」前奏與歌聲,鏡頭慢慢上移到室內中景呈主角、景窗、鋼琴擺飾三點平行狀態,鏡頭再由遠拉近,焦點逐漸聚集主角放歌高唱的側臉表情,此時窗外明亮景致與臉部陰暗近景形成強烈反差對比。
緊接著「吉他獨奏」由吉他手布萊恩.梅(Brian May)[格威林.李(Gwilym Lee)飾演]手彈吉他的腰部特寫仰移至臉上神情,隨即一個錄音室大遠景從玻璃前機房前推到玻璃後錄音間中彈奏吉他的布萊恩.梅全景,畫面藉一道斜射光線襯托出蒼茫美感,宛如歌詞中那位貧窮男孩渴望得到救贖的徬徨,之後鏡頭反覆游移在機房與錄音間的人與物,或表情特寫、或錄製對話、或寂寥等待。
景框恰如時光機
轉場進入「歌劇」錄音部分,這是還原歌曲製作過程中刻意安插的幽默,「清晨農莊」、「公雞啼叫」暗喻的豈止時間動線,主要是雞啼對應偽歌劇所產生的滑稽共鳴,讓雞啼畫面銜接鼓手羅傑.泰勒(Roger Taylor)[班.哈迪(Ben Hardy)飾演]嘴部發聲的大特寫,在接連俯視羅傑唱歌的全景後,鏡頭不斷穿梭於錄音盤帶、錄音鍵、羅傑演繹樂句的肢體變化,以及忙於收音的團員和錄音師之間,藉此表現多軌錄製混音的複雜性。
灌錄過程在輕聲飄出「尾聲」的錄音盤帶特寫下,悄悄融入百代唱片執行長雷.福斯特(Ray Foster)的辦公室內而告結束。導演取一方密閉幽暗的錄音室空間,分隔出錄音間與機房兩個場景,周圍滿布復古道具,4名團員、一位錄音師加上一個經紀人,全然嬉皮裝扮,出場順序、位置和肢體動作細膩而講究,種種調度讓景框恰如一台時光機,為視覺重新秀出一幕70年代的經典情懷。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