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片《滾滾紅塵》 追憶發燙的故事

44

文/吳孟樵

當年參與《滾滾紅塵》的幕前幕後工作人員都是很強的黃金華麗組合,僅以金馬獎而言,當年入圍12項,獲獎8項。1990年上映的《滾滾紅塵》,如今2019年修復版本上映,依然滾滾發燙。

蒼茫白雪的大地,隨著一個蒼老無力的聲音,追憶他過去的情史。情史的焦點在於才華洋溢的女作家韶華(林青霞飾演)身上。愛情在大時代之下,翻了幾翻,歷經不同的政權。權力的象徵來自:韶華原生家庭裡的男人(爸爸)、來自抗日之戰、來自國共內戰。她不參與政治,只因愛上一個名叫能才(秦漢飾演),被稱作漢奸,極具桃花緣的男人,而以一生去實踐愛。

熟悉張愛玲作品的張迷看到這部電影,自然會聯想到這裡有很多張愛玲的「影子」。張愛玲的多本小說犀利地刻畫人物,既精準也很冷冽,顯現她是個以「距離」就能直穿人心的敏銳者;但面對自己的愛(世人都知她的愛給了胡蘭成),變得很糾結,即使再遇其他的愛情,都難以成為撞擊內心的愛。

歷史影響是巨大的

張愛玲過世將近十四年後,二○○九年出版的《小團圓》曾讓我不忍心看到她這本完成於一九七六年,看上去是很私密的著作。感受得出她筆下細瑣而流洩的情感,多麼牽引她之後的人生路。《小團圓》裡的九莉與之雍,不就是《滾滾紅塵》嘛!愛,不僅在於兩人的第一眼,也在於彼此的才情,還有他開啟了她無法忘懷的、更為細膩的,甚至是奪取了最深不可測的部分。

《小團圓》出版前,就有了三毛執筆故事與編劇的這齣《滾滾紅塵》。情感體驗豐富的三毛寫張愛玲,模擬女人與女人對話愛情觀。韶華連續問好友月鳳(張曼玉飾演)兩次:「女人的身體是不是會跟著心走?」以及,當韶華希望月鳳不要與男友冒險去開會,月鳳回答:「一個女人找到她心愛的男人的時候,就是最危險的時候。」又說:「他把他的心交給夢,我把我的心交給他。」月鳳與男友被槍殺了,回不到人間與她共處了。她倆的友誼,是這部片裡很動人的部分,當年出道不久的張曼玉演來非常的俏皮可愛。至於,愛情對應身體與心的說法,我認為是見仁見智。

愛情很無奈呀,韶華遇上對愛軟弱的男人,但也遇上對她一逕地只想付出的布料商人(吳耀漢飾演)。愛情浮沉的際遇與人生在岸的哪頭,導演巖浩(也在此片演出)有好幾分鐘的大場面,將民眾以大量紙鈔、黃金擠兌物資,以及大批人潮爭相上船的恐怖景象拍得怵目驚心。歷史背景突出了愛情於人世是多麼的小,又是多麼的大。小得如片尾秦漢在雪地踽踽而行,身影愈來愈小,個人在天地間很渺小,而歷史的影響是巨大的。

很浪漫的一幕情是韶華領著能才到陽台相擁跳舞,她裸著腳踩在他的鞋子上,也將自己的圍巾裹在他倆的頭上。當時的天地只有他倆,她的世界寧願為他而轉。此時,羅大佑作詞作曲、陳淑樺唱的知名歌曲《滾滾紅塵》響起:「……紅塵中的情緣,只因那生命匆匆不語的膠著……終生的所有,也不惜換取剎那陰陽的交流……」。可惜這部電影沒有錄製電影原聲帶,但有滾石發行的主題曲CD。

剎那陰陽的交流也表現於他們在大街被臨檢時,她以前抱怨得不到他親口說「我愛妳」這三個字,在此時,他以嘴型訴情,給了她這三個字。注意呀,林青霞的眼神既迷茫又震盪,幾乎是落入深淵,又獲得冀盼。光憑這眼神,她絕對是可以依此片獲得最佳女主角獎項。而秦漢演技的開竅(依然是飾演「負心漢」),是兩年後與張曼玉聯合主演的《阮玲玉》。

幕前幕後黃金組合

參與《滾滾紅塵》的幕前幕後工作人員都是很強的黃金華麗組合,僅以金馬獎而言,當年入圍十二項,獲獎八項(最佳劇情片、導演、女主角、女配角、電影音樂、電影歌曲、攝影、美術設計)。下了銀幕,部分人物的真實故事,也是沸沸揚揚。監製徐楓早期是飾演俠女的影星,她所監製的作品中,在近期以修復版本上片的除了這部《滾滾紅塵》,還有前陣子的《霸王別姬》,都可見識到她製片的眼光。

當屆金馬獎頒獎後不到一個月,三毛去世,傳言很多,也可說是金馬的遺憾。音樂家史擷詠年僅二十八歲時即已獲得第一座金馬獎,《滾滾紅塵》是他的第二座金馬獎。他以華美淒惻的曲風迴盪交織劇情,緊扣劇裡的愛,如浪。網路上還可看到他當年及肩長髮、意氣風發地上台領獎。他是台灣音樂史上嘗試多種創新型式的音樂家,二十一年後如神奇劇幕,壯烈地在舞台上完成人間使命。

從任何形式的作品認識創作者,感受他們在歷史中的軌跡,正是紅塵人所要領略的吧。為所熱愛的事物若能如羅大佑歌詞中的「膠著」,必然發燙得亮出生命之光。一九九○年上映的《滾滾紅塵》,如今二○一九年修復版本上映,依然要滾滾、滾滾發燙。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