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提琴家 徐錫隆 靜坐品香有一套

2633

文/記者陳玲芳

打坐又稱靜坐、冥想、禪坐,可以促進人體血液循環,消除煩惱,為防治疾病、增進健康、修養身心的良方;沉香對人體健康也有神奇的藥用價值,現代人因為各種壓力,造成輕重不一的睡眠障礙,點沉香可對治失眠。雅好靜坐、品香的小提琴家徐錫隆,建議利用睡前打坐10分鐘,同時在臥室裡點燃一支沉香線香,待香韻慢慢充盈臥室內,能讓人放鬆身心,很快地進入夢鄉。

小提琴家徐錫隆也是「品香達人」。圖/徐錫隆提供

「現在把心沉澱下來,一起來做線香。」仔細精算沉香和楠木粉的比例,加點水、重複攪拌,直到凝固後,變成像黏土一般,接著輕輕搥打、搓揉,最後用手掌,滾出約10公分大小的細條狀。然後,將手作線香放進古色古香的線香座裡點燃,那一縷縷馨香,不僅能洗滌塵慮、淨化身心,也成為現代人復刻古代文人雅士「以香養心、品香悟道」的生活美學。

「手作線香會讓我感到很平靜,搭配造型優雅的香器,一旦將線香擺上去,那個型還有味道,都是線香令人著迷的地方。」線香DIY講師徐錫隆說,手作的天然線香,是由香粉(多為檀香或沉香)和黏粉(有黏性之植物)混合製成,燃燒後不會產生有害物質,有提神醒腦、定心安神、愉悅放鬆等作用。

小提琴家徐錫隆也是「品香達人」。圖/徐錫隆提供

以香會友 不亦快哉

有別於一般學音樂的人,大多屬於「聽覺動物」,對於其他感官的敏銳度相對較低,正職為小提琴家的徐錫隆,雖然向來都是透過演奏會「以樂會友」,卻因興趣廣泛、涉獵多元,手作線香、自製香座(香插)近5年,近年來更常「以香會友」,製香前會先靜心打坐,希望藉由手工線香及野燒香座作品,與身邊愛樂、愛香的朋友分享。

2016年,他受好友「有容古文物」負責人陳慶隆之邀,開課分享手作線香。課程中的材料,都是由徐錫隆親自挑選、打磨使用的沉香粉。徐錫隆獨創的道具與手工工法,使線香在製作時,除了香粉與黏粉都能均勻混合外,線香的粗細長短,也能隨心所欲、控制得宜,成品塑型雅致討喜,在課程中獲得學員一致好評。

溯及學音樂的緣起,徐錫隆說,小學一年級學校推廣小提琴教學,他開始接觸小提琴,當時老家在台中市第一市場開百貨行,他們就住在店面天花板搭建的閣樓,由於空間狹小,所以他練琴都「被迫」在人來人往的走廊上。那個年代,幾乎沒人見過小提琴,每次練習總會吸引路過群眾圍觀,連附近商家都爭相邀請他去店門口拉琴「以廣招徠」。小四那年,順理成章考上台灣剛起步的「音樂實驗班」,從此奠定了邁向小提琴家之路的基礎。

1993年自德學成歸國,每年定期舉辦個人巡迴獨奏會,多次與樂團合作演出小提琴協奏曲。現為東吳大學、實踐大學音樂系副教授,師大附中音樂班、樂享室內樂團指揮,同時為亞太弦樂四重奏成員、樂享室內樂團團長暨音樂總監與師大附中音樂班校友會會長,曾任台灣室內樂藝術推廣協會第三、四屆理事長,現任常務理事。

去年來台愛心義演的哈尼施伉儷,初見徐錫隆的「線香魔法」,眼睛一亮。圖/陳玲芳

針灸打坐 神奇體驗

多才多藝的徐錫隆,高中時沉迷武俠小說,於是拜師學太極拳、八卦掌、形意拳,師承王樹金大師的弟子賴天照。念東吳大學時,家教學生的家長為董氏針灸的高手,他覺得「拉琴的人很適合學針灸,因為準度比一般人高」,便力邀徐錫隆去學。

「但當時我的興趣不大,一直沒學,直到有次打籃球扭傷腳踝,腫痛了好幾個月,老師看不下去,硬逼著我去扎兩針,沒想到居然馬上好了,不痛了!」針灸的神奇,讓徐錫隆感到不可思議,所以就認真地學了針炙。

徐錫隆每天除了練琴,早晚也會打坐,他從書中得知打坐可以靜心、精神集中,使散亂的心念逐步歸於安定,浮躁不安的情緒趨於平和,達到氣血平和,陰陽平衡,符合中醫「心定則氣和順,氣和順則血道暢,精氣內充,正氣強盛,強身祛病」的觀念。

「打坐是自己好奇,一邊看書,一邊嘗試與體會,沒有師承。聽說日本精神醫學,還把坐禪列為治療精神官能症、神經衰弱的方法之一,不少日本寺院每天清晨開放大殿,讓附近上班族入內打坐30分鐘,然後再去上班,據說頗受歡迎,也大大提升工作效率。」

一支線香除了「玩味」,還可「品相」。圖/陳玲芳

線香魔法 值得玩味

徐錫隆的太太周芳如,曾任柯文哲競選總部主任、台灣室內藝術推廣協會創會理事長。20多年前,兩人自德國進修歸國後,均致力於音樂藝術之推廣,將文化深植到民眾的日常生活。

去年9月,年逾70的米蘭歌劇院首席鋼琴家克里斯蒂娜.哈尼施(Christina Harnisch)首次訪台,以「五感音樂會」為名,於國立台灣大學醫學院附設醫院、台大醫學院附設醫院北護分院、台北榮民總醫院、新光醫院等醫院愛心義演。演出期間商借的「樂享室內樂團」排練場,就在徐錫隆住家樓上,哈尼施伉儷初見徐錫隆的「線香魔法」,那香煙裊裊所帶來的視覺驚豔,不覺眼睛一亮、嘖嘖稱奇。

「現代人老靈魂」是朋友對徐錫隆玩線香,一派紳士浪漫的形容。品聞沉香帶來的影響,有時是看不見、摸不著的,聞沉香的功效與作用,可以從具象和意象兩個方面來看,一個是「品相」,一個是「玩味」,品相是一種「視覺」的欣賞,而玩味則是以「嗅覺」為橋梁,連接心靈與沉香的味道,需要更深層地去感受。

徐錫隆說,由於沉香具有極高的藥用價值,所散發的味道都含有藥性,因此長期品聞,有益健康。古人聞沉香以昇華精神、拓展思想,沉香散發的味道,確實可以靜心,讓人在平靜狀態下,思考人生、反省吾身,修身養性。

將沉香粉、沉香碎料借薰香爐熏聞屬熏香。圖/陳玲芳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