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月主題徵文──書房】隨光而移的書房

16

文/周靜芝
上帝在創造天地時,首件事就是創造光,《聖經》上說:「神看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開了。」好的畫作亦如是,要分辨光暗。人生更是這樣,目光如炬,照視生命的遠處才見厚度。
閱讀使不變的作品不斷活出新生命,創作者則借由寫與畫一次又一次的更新自己。猶如簇新健壯的花植需光線培育,讀寫畫的新生焉能沒有光。我的創作光源來自靈感,說的更詳實點兒,靈感讓我在那一瞬間出手的當兒,停不下來;靈感為主,我成客,客隨主便。
不管「光」表達的是意象裡的真善美,或靈感的泉源,光之本身,雨落的暖亮,打在身上刺激靈魄復甦,引領我關掉生活的節拍器,跳上想像的野馬,縱騁於不著邊際的原野上。
吾家有三處「亮點」,它們依一天中陽光的位移而形成最佳讀寫畫「三合一書房」。
從前門進來經過的廊道,空間疏廣,頂頭有面巨型天窗,日照充足,我在走廊一邊育養幾缽室內綠植,綻放金黃、紫紅、鮮紅三款花色,另邊則置畫架,以及可站著書寫的桌架。桌架上疊放顏料畫筆等等,由於擺放中規中矩,客人從中間走過入客廳,一些兒不覺雜亂,只立即發現主人喜歡藝術和書籍。
客廳有張寫畫兩用書桌,支起桌蓋即成畫架。書桌臨近整牆的落地窗,隔窗望盡後花園。上午在這兒較稱心,鳥叫的聲音分外清晰,甚至偶爾抬頭可發現草坪上的光影一塊兒一塊兒的如長了腳在侵襲我這天的光陰。
下午我常去休閒室內倚窗的小紅桌,那時這兒的光線特別柔和。我在桌上畫畫,卻喜歡坐在桌旁的小搖椅上搖呀搖地看本好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