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堂鐘聲】勇者郁達夫

13

文/湯崇玲
欲望,美其名是一顆香濃欲融的巧克力,讓人忍不住要把雙唇湊過去,為了那一口甜蜜,許多人寧可作奴隸也不要自由;但是,欲望同時也是一頭吼叫的獅子,遍地尋找可吞吃的人。任誰在欲望面前都要成了唯唯諾諾的奴隸,誰敢與其正面交鋒?卻有民初作家郁達夫(一八九六~一九四五)膽敢在作品中與欲望宣戰,直面自己的性欲,將自己與欲望肉搏戰的艱難歷程一一揭露。
郁達夫在小說中一無掩蓋地揭露自己與性欲爭戰的實錄,愛國心和意志力都無法克制他對於日本女性的性欲,誘惑如此之大,他無處可逃,只能承認自己的軟弱與卑怯。郁達夫絕不美化自己,他不作風度翩翩的江浙才子,不擺出道貌岸然的革命家姿態,他敢於撕破偽君子的面具,承認自己「吟詩的心是假的,想女人的肉體的心是真的」,他也敢於承認自己「沉淪」(註)至妓院的墮落與失敗。
不過,郁達夫的作品不是只有性欲的揭露,隨著年紀的增長,他開始思考欲望的昇華,《春風沉醉的晚上》、《遲桂花》都提及對於淫欲的悔改,儘管以少女的天真作為悔悟的理由過於膚淺牽強,但是已經可以看到郁達夫開始從打破性壓抑的改革意圖轉向道德思考。
只可惜,他沒有更多時間安靜下來進行哲學性的思辨,叫囂擾嚷的時代就像他的婚姻一樣將人捲入倉促混亂的洪流,郁達夫選擇在媒體上用最快速也最尖刻的方式來揭露夫妻之間的齟齬,雖然迅速地釋放情緒,卻也快快地把婚姻推向決裂之途。
成也媒體,敗也媒體。在媒體上自我暴露讓郁達夫成為現代小說名家,響亮的名聲很容易讓人忘了當年自己面對誘惑時的軟弱與無助,於是高舉正義之名揭露枕邊人的惡德就成了極大的試探,可惜郁達夫沒通過這次的考驗,他在香港《大風》雜誌上「勇敢」地自我揭露,使他輸了自己的婚姻。
郁達夫的勇敢,還展現他在虎口營生的最後歲月。自從日本勢力伸向南洋後,在新加坡擔任副刊編輯的他一路逃難到蘇門答臘,終不敵日軍迅速占領的軍事優勢。郁達夫順應時勢在島上化名為商人趙廉,擔任日本憲兵與華僑之間的翻譯,靠著靈巧的口才,冒著身分被拆穿的風險,郁達夫救了許多華僑與印尼人的性命,最後也因此命喪日本憲兵之手。
郁達夫是中國第一位敢與欲望對決的現代文學作家,誠然,他的欲望與他的沉淪攸關國族命題,但是,郁達夫的作品也的確為我們勾勒出與欲望對決的圖像:站在猛獸般的欲望前面,郁達夫揭露了不可改變的真相──我們都是需要救贖的凡人。
註:〈沉淪〉,郁達夫名作之一,為作者的自敘傳,寫他對日本女性的耽溺與逃避,最後沉淪至妓院的短篇小說。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