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民調與民意的虛實弔詭

37

中華民國是個民主自由的國家,台灣也是個勇於表達意見的社會,正因如此,近年來所謂的「民意調查」乃蔚為風潮;尤其每到選舉熱季,民調動輒出現在媒體、網路,往往成為社會焦點、政治話題。很多人因此要問,這麼多林林總總,甚至相互矛盾的民調,到底準不準?該不該相信?民調與真正的民意之間,到底有多大程度的相符?
在一個民主自由、資訊發達、教育普及的社會裡,根據專業而做的民調結果,當然有其相當的可信度。最近國民黨為了二○二○總統大選提名人的初選辦法,到底是要採用全民調?還是七分民調、三分黨員投票加總計分的方式而爭論不休,因為這其中隱含著意見採樣結構不同,會導致結果不同的算計。最後結果決定採用民調與黨員投票七三開的原辦法,可見採用民調的方式茲事體大,而專業的民調確可達到相對程度的精準。
那麼為何現在的民調會那麼混亂而不受信賴呢?首先就在很多人濫用了「民調」這個名詞,以致造成「民調、民調,多少假民意以汝之名而行之」的亂象。最常見的就是一些網路上的投票,或因無知、或因故意,也來假冒成民調。所謂民調乃是透過系統隨機抽樣、結構篩選而向外所做的調查,不同於開放給所有人都可參與,導致結果可能集中在某些特定人或事上的「灌票」;網路投票根本不是民調,而許多網路媒體所作的常常就是這種非民調的投票,這是一般人可以辨識的起碼常識。
因此,真正專業的民調在根據人口結構的系統隨機抽樣、問卷設計、訪員訓練、結果統計、交叉分析等方面,都應該做到客觀中立,不能刻意引導,才能得到精準的結果。常有人問,才一千多人,怎麼能推估出幾萬人、甚至幾十萬人的意向?其實這就考驗民調的技術,抽樣若精準,一個相同變項背景的樣本,就能夠代表同類型的上千上萬人;如果都要比人多的話,那就是普選而非民調了。
目前民調都是打家用電話,而且多是晚上下班後的時間進行,但年輕人大多不在家且使用行動電話,因此民調做出的「粗樣本」極可能都是年紀偏大者。在這種情況下,根據人口結構再對粗樣本結果做適當的加權或削減,讓年長與年輕樣本的結果重新調整配置,便是考驗民調最紮實的工夫了,而這項技術也往往成為一些民調機構的獨門祕招。
當然,民調準不準還有所謂「機構效應」的變數,例如特定政治色彩的單位或媒體在調查時,受測者有可能因此受影響而未必表達真意,導致結果變異扭曲。這的確會有程度上的干擾,但很多民調機構會改用其他中性名稱以避免誤差。但凡政黨在發布民調時,無論結果是好或壞,幾乎都會有其政治權謀的考量,所以選民最好是參考就好,不必太過相信;甚至政黨根本就有「陰陽民調」,發布的是假的,真的則留在內部做檢討。
重要的是,民調不應是偶一為之,如此較可能會出現造假民調的爭議,而是以同一媒體或機構長期關注、持續追蹤的民調較為可靠。說白了,民調何辜,錯的是人,是人因為無知或故意才做出、發布了假的錯的民調。了解這些「眉角」,你也可以做個聰明的閱聽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