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會說話 律師接1案6萬 檢辦1案1千

12

【本報綜合報導】今年各級檢察署檢察官申請轉任法官數字攀高峰,北部一名檢察官說,律師接案平均一件賺六萬元,「我們辦一件案子一千元」,升遷與福利大也不如法官,不如歸去。
偵辦多起食安案件的彰化地檢署前檢察官鄭智文說,當年未注意年底未結案數字,被法務部盯上減薪俸,讓他萌生退意;行政事務管考體制不合理,會扼殺檢察官辦案熱忱。
鄭說檢察官是「廉價勞工」,每月最多一萬元加班費,六日加班「奉獻給國家」,當律師可自行挑案子,工作量降低許多,過去寫起訴書是向社會大眾交代,當律師則只需對委託人負責。
北部檢察官說,現實上檢察官是「結案機器」,工作量大造成身體、心理多重壓力,對外是國家執法者,辦公室內則天天面對案卷,好像工廠「作業員」。
資深檢察官說,言論自由意識抬頭,網路使用者公然侮辱、加重誹謗案件變多,違法要件不足案子一堆,「檢察官好像濾網」。
以台北地檢署為例,十多年前一年「偵」字案二萬多件,二○一三年三萬八千件,到去年偵字案已達四萬五千件。而全北檢只有六十一名偵查股檢察官,要消化所有案子。
今年一月北檢分的「偵」字案逼近六千件,「他」字案一千五百件,扣除負責特殊業務的檢察官,一個人每月要查辦一百件案子,年輕檢察官月俸十萬多,「等於辦一件案子代價才一千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