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父母心】深深柿餅情

5

文/張潤曉
家裡種有柿子樹,但我和哥哥常年在外地,總是吃不到新鮮的柿子。父母便盡可能地留些烘柿到春節讓我們嘗鮮;可烘柿不耐放,於是晒柿餅成了父母每年必做的事。
儘管是秋忙時節,遇到晴朗的天氣,父母會專門擠出時間晒柿餅。年過六十的父親爬上柿樹,卸下一籃籃新鮮的柿子,母親在樹底下摘葉、裝袋,再艱難地背到房頂上晾著。柿子多長在高處,需要用竹竿一顆顆從樹上「卸」下來,一天下來,父親脖子仰得難受,累得腰痠背痛,但他從無怨言。
母親會用一把小刀,像削蘋果一樣,把柿子皮全部削下來,這樣便於快速晒乾,吃起來口感也更好。我也削過柿子皮,不僅削得慢,才一會功夫兩隻手就被柿汁染黑,手指間黏澀的感覺讓人渾身不舒服,把手洗乾淨也成了難事。
削好皮之後,把光溜溜的柿子整齊地排列在鐵絲網上,用磚頭架起來放在向陽處。這樣柿子四面通風,不容易發霉;每天還要翻一翻,保證整顆柿子都能晒到太陽。等柿子晒成黑色,摸起來又乾又硬,再把它們全部裝進乾淨的塑膠袋裡,放在陰暗處捂幾天,等到柿子表面出現白霜,再拿出來重新晒過。如此復雜的流程,還得有晴朗天氣配合,柿餅才能做好;倘若遇到陰雨天氣,便會前功盡棄,而為了避免浪費,父母不得不在短時間內,吃完所有的半成品。
每年我和哥哥都再三勸阻父母不要晒柿餅了,沒事就在家裡多歇歇,超市裡什麼都可以買到,但父母總說他們樂在其中,一點兒也不辛苦。而且每次只要看到我們拿起柿餅吃,母親嘴裡就會嘟囔著:「明年要多晒點柿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