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人間 五四新文化運動將屆百年

5

文/王震邦(文史工作者)
前些天台灣才過了二二八,接著韓國迎來了三一運動百年紀念。南韓總統文在寅發表公開演說,直指要面向未來就得先清算親日殘留,那些擔任日本警察的人,把獨立運動家當成赤色分子,多少人因此罹難,家屬連帶無辜受害。變形的顏色論肆虐,必要盡快清算,這才可能光明正大的走向未來。
「當抹去我們內部分裂的理念和敵對時,我們心目中的三八度線也會消失,當我們拋棄對彼此的憎惡時,我們心目中的光復便能完成。」當文在寅演講談到南韓未來的夢想時,很清楚的指出,要先把紅帽子摘掉,要從心底消除三八度線,並期待分裂的朝鮮半島能共建「和平合作共同體」和「經濟合作共同體」。
從二二八轉到兩岸未來走向,又如何可能吸取歷史經驗和教訓,就是今天攤在眼前的課題,是戰是和?兩岸是零合遊戲,還是有更妥適,更能創造雙贏的選擇?這當然是難題,但也是不可能迴避的政治工程。
此時我們距五四運動百年就只有二個月了,有心人應該有急迫感了。稍有歷史意識者皆知,中國近代以來的覺醒,莫過於百年前以北京大學學生傅斯年等人領導的五四學生運動和胡適、陳獨秀乃至魯迅等人主導的新文化運動,國共兩黨的基本路線各有不同選擇,但都受惠於五四新文化運動。
排除國共兩黨慘烈的鬥爭,兩黨未嘗沒有基本共識,就是藉由白話文推動了教育文化的普及,面對中國所處的現實,都誓言救亡圖存。這就是啟蒙又要救亡的雙重變奏和挑戰,接受五四洗禮的知識分子群體,努力過,甚至為此獻身,惜皆未能眼見富強的到來。
更要命的是一個分裂的中國,加上統獨之爭,中華民國、中華人民共和國,還有台灣建國的訴求,紅藍綠三色依然是政治鬥爭裡的主訴求,百年前揭櫫的民主與科學,國父孫中山生前最後的呼籲:和平、奮鬥、救中國,還是一場猶待好好編織的百年中國夢。
韓國當年有百萬人群起上街抗爭的三一運動,百年後仍有待清算那段不堪的歷史,依然得面對仍屬分裂的朝鮮半島,文在寅的演說重點落在統一的訴求,呼籲要先從心理面突破三八度線;五四運動也將屆百年,此時可以看到中國大陸崛起引爆的霸權轉移爭論,但依然是分裂的海峽,島內更長期陷入統獨論爭,這可以歸咎來自國際大環境的形格勢禁,還是文化基因裡的缺陷仍待修補。文在寅要清算日本殖民的餘孽,檢視綠營的轉型正義,居然會有官員在會議中自居明代的「東廠」,錄音帶中還有現場的呼應聲傳出,這顯然已不是正義,而是鬥爭。
五四運動百年,應是兩岸共同的歷史記憶,有了五四新文化運動,這才有台灣新文學不絕如縷的聯結,不幸來自國共鬥爭以及兩岸對峙和互為否定,悲劇自是難免,但擋不住五四新文化運動仍是兩岸知識分子抗爭威權的思想資源。
但當兩岸硝煙逐漸散去,何以統獨分歧頓成撥不去、散不開的烏雲與黑霧,加上人為的遮蔽和遺忘,去中國化的文化斷裂,連帶陷入不知伊於胡底的陷阱,良知也為之扭曲。
兩岸還需要學運和新文化運動嗎?中央研究院院長胡適以及台大校長傅斯年帶來的北大傳統和流風餘韻又何處尋覓,在政治正確當令的此時此刻,又該如何看待五四新文化運動百年,能為兩岸提供創造性轉化的機遇。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