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時刻】走路的童年

17

文/王錫璋
女兒偶爾將五歲多的小外孫託我們照顧。我曾帶他去郊外走走,竟發現他體力不佳,走沒多少路,就喊著累了,有時竟賴皮蹲在路上,吵著要搭計程車。
想來是現在孩子,習慣於出門有爸爸開車、騎摩托車載來載去,缺少走路訓練的關係。小外孫的課後才藝補習中,雖然也包括游泳這一項,但一周僅一次、一小時,對體能的提升,似無多大助益。
小時候,家居台中,彼時汽車還少,機車也不普及,父親只有一輛老式腳踏車,偶爾載我和弟弟去街上看場電影而已。自己若要出門,非得走路不可。
還好,那時大人們都放心孩子們自由行動,鄰居小孩、玩伴出去嬉遊個半天,只要記得回家吃晚飯就好。
小學生也不流行課後還要上各種才藝、輔導班,因此只要寫完作業,我們就出去玩。當時活動地方包括目前台中的中區、西區及部分的北區和南區,都是我們走路的範圍。
我和弟弟曾走到台中師範學校旁的水溝去抓青蛙,和鄰居友伴走到目前是自然科學博物館(以前是竹林一片、小河一條)的地方去釣魚……走、走、走,一切都是用走的,久了,自然就磨練了腳力。
上學、放學,當然也是用走路的。彼時學校不多,我上學的忠信國小,是在西區,離中區的家裡走路要四十分鐘,加上邊走邊玩,有時要花上一小時走在鄉間小路上,當時忠信國小四周還是阡陌縱橫的稻田,所以,一天至少兩小時在走路。直到初中,我有腳踏車了,才和正興和英傑兩位同學,騎著單車遠征到東海大學,甚至騎到草屯及大甲,那也是腿力的訓練。
走路的童年,讓我後來服兵役當了步兵排長,行軍對我來講,實非苦差事。再者,現在年紀大了,有時去外地尋幽訪勝,一下公車或鐵路車站,問路於機車騎士,都說:「那地方很遠呢,走路走不到的……」但我仍堅持走路,常常也只不過半小小時就走到了。原來,騎慣機車和走路習慣的人,時間長短概念是不同的。
童年家中經濟或許不佳,也沒能學什麼才藝,但能自由自在遊「走」家鄉小城,自然別有一番收穫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