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陽明帶你打土匪072】 言語道斷見真章(下)

9

文/陳復
席書(1461~1527)是個剛正不阿的人,早在弘治十六年(1503)雲南發生天災,南京刑部侍郎樊瑩前往巡察,他認為政事懈怠導致天災會發生,彈劾並罷黜不稱職的雲南文武官員一千七百餘人,獲得朝廷的嘉許。席書卻上書表示,如果天災真受到人事的影響,上天惱怒的並不會是雲南的官員,而是京師的權貴,尤其是皇帝本人。
席書還在奏疏裡跟皇帝講這則故事:東漢時期,朝廷派八名官員巡察全國各郡縣,探問民生疾苦,其餘七名官員都已整裝待發,只有張綱命人將自己車輪埋到沙土裡,大家不解張綱的意思,他回答:「豺狼當道,安問狐狸?」意思是說,朝中的豺狼不除,跑到野外捕捉幾隻狐狸,有什麼意義呢?他質疑樊瑩不彈劾在朝中為非作歹的權貴,卻拿雲南的文武官員開鍘,這是「捨本而治末」的作法。
席書這話有點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當時明孝宗在位,當朝的大臣正就是劉健、李東陽與謝遷這些中興名宦,被席書當成「豺狼」的同類,這三位大臣捻著鬍鬚沒有反應,更沒有任何挾怨報復的舉措,被當作豢養豺狼的明孝宗同樣看看奏摺就算了,沒有懲戒席書的失言,就當作大家「盍各言爾志」。
席書啊席書,您老是否難免有點「身在福中不知福」呢?等到咱們混世魔王朱厚照當上皇帝,大宦官劉瑾當權,席書可就真的能體會到何謂「豺狼當道」了。
他對劉瑾恨得咬牙切齒,正德四年(1509),他由河南按察僉事升任貴州提刑按察使司按察副使(簡稱提學副使)後,由於該官職的工作就是負責一省範圍的教育行政,當他得知王陽明淪落到龍場驛,立刻大喜過望,由省會貴陽飛奔到龍場驛來探視這位正在積極參加美國探索頻道(Discovery Channel)製作《荒野求生挑戰賽》(Man vs. Wild)寫實電視節目的本朝新出爐猛人。
如果問資歷,席書早陽明三屆高中進士,如果問官品,席書是正四品的朝廷命官,陽明則是沒品秩的驛站工作人員,但飽讀聖賢書的席書,如果是看重世俗官威的人,就不會特別遠道來偏鄉會見這位荒野求生達人了。
席書來到陽明的龍岡書院,看見陽明竟然能令這群夷人對他服服貼貼,還幫他蓋這間簡陋卻不失深意的書院,心中隱然已感覺到陽明絕不是昔日吳下阿蒙。他來到何陋軒坐定,立刻單槍直指核心問陽明這個問題:「你覺得南宋時期的朱熹與陸九淵,這兩人思想到底有什麼異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