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回憶】我的○○七手提箱

1

文/吳一忠
我從小家境貧困,沒穿戴過流行服飾,沒買過玩具和精品,不曾享用美食佳餚,遑論擁有昂貴的禮物了。近日整理廚櫃,發現一只手提箱,勾起我無限回憶。
這只○○七手提箱,正四方型硬殼搭配黑色外皮,典雅不俗的款式曾風靡全球,成為男性的帥氣表徵。那是我十五歲保送士校時,國中母校贈送的,也是平生的第一分驚喜。猶記得站上學校司令台,接受校長頒發的手提箱時,想起那首〈舊皮箱的流浪兒〉,又想到自己小小年紀,就要擔負起保家衛國的責任,內心不禁感慨萬千。
當我拎著手提箱,挺起胸膛、邁開大步,走進雲林虎尾空軍新訓中心,接受為期三個月的訓練,我告訴自己:你已經是個大男人了,要學會獨立生活,不能再依靠家人了。結訓後下部隊,棉被、裝備又多又大,只能塞進黃埔大背包,手提箱遂成了裝飾品。
炫麗有型的手提箱,一路陪我南征北討,伴我四處遷徙,歷經四十多年漂泊,已有濃厚的感情,歷經多次搬遷都未曾丟棄。但因容量小,不符合實際需求,只能束諸高閣。
隨著復古風的興起,現在廠商製作的硬殼手提箱,設計獨特新穎,各種尺寸都有,可以是公事包、電腦包、登機箱,甚至還有槍型萬用工具組,但味道總是不對。
年近耳順,一頭青絲成白雪,再度翻看我的○○七手提箱,只見外殼亮麗依舊,塑膠完好如初,紅色襯布無損,但裡面隔層空空蕩蕩的,沒有Q先生的科技暗器,不見奪魂的飛鏢迷煙,只殘留滿滿的惆悵……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