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人間 救台灣 必先救救警察

21

文╱葉毓蘭(亞洲警察學會祕書長)
新春期間,台南市長黃偉哲在行政院會上說:「警政署今年將新撥四百名員警給台南市,地方將增加四億元支出,是十分沉重的負擔,一旦六都都拒收新員警,將就可能出現五千多名流浪警察。」一時間,流浪警察成為熱門話題,熱了幾天,迅速冷卻下來,因為媒體對於明年的總統大選,與可能角逐大位的諸君引發的話題,還是興趣多多。
台灣的警察人力問題實與國內的政治環境有關。十年來因為國際人權兩公約國內法化,《集會遊行法》等於被法官、檢察官實質的廢除,而陳抗不斷,警察不眠不休,依法維安執勤,結果不僅集遊法違法者絕大多數無罪,無法可管,警察還落得被打、被告,日益惡化的執法環境及過勞勤務,所以興起退休潮,全國警力缺口曾高達八千七百多人。
二○一七年十二月內政部在立法院報告,當時警察還缺額五千三百人,每逢陳情抗議活動,也總會出現「警力不足」,曾幾何時,警察竟然會超額,甚至還會有直轄市長公開表示要拒收?這一切當然跟民進黨政府一意孤行的年金改革有關。
根據考選部的公告,受到年金改革影響,警察退休明顯趨緩,致預估退離與實際已招訓需分發派補人數落差極大,產生分發職缺不足之問題,所以警察四等特考從二○一五年起每年招考二千三百三十名青年(先考後訓),驟減至今年的二百一十四名行政警察,這樣的警力進用,其實也預告警察組織的新陳代謝勢必停頓,只是,這樣的警察組織會健康嗎?
警察的問題,攸關治安的良窳,更直接影響拚經濟的成效,怎麼能夠就此被遺忘?最近各地街頭暴力頻傳,上周台中夜店安管與民眾衝突砸車,警察到場卻無力制止。日前高雄市又一夕之間發生三起街頭砍殺事件,在在都顯示治安亮起紅燈,這和前述的警力忽而不足、忽而過剩的問題,其實都有關聯。
只是主政者忙著爭逐大位、追逐權力,有沒有人看到問題的癥結所在?有沒有人願意為七年之病,求三年之艾?如果滿朝盡是短視近利之徒,困擾警察日久的問題;不論是警察局長、署長的高層人事,或是基層警力的進補汰換、升遷、勤業務等,都沒有人願意從根本解決、從制度解決,現在偶發的街頭鬥毆都可能會成為常態,而民眾對司法的信任又已經碰觸谷底,私刑正義蜂起,屆時才是大難的開始。
其實,已經三度政黨輪替的台灣,不管藍綠執政,警察都是無色執法,但是因為警察是深入民眾、廣布在社會各個角落、又握有公權力的公務員,盡管警察的養成教育與官規官制,都對其專業客觀中立的職業特性三令五申,但是仍是最具政治敏感度的族群。
警察首長的人事權,過去本來會由警政署主導,以專業、歷練、期別、倫理的考量作業,但是在更高層頻頻介入之後,成為政治角力的戰場,衍生的後果是主官首長人事不定,變相鼓勵「候選人們」拚關係,拚人事;人事大亂鬥的下場,不僅嚴重影響警察的專業形象,打擊警察士氣至鉅,反而攸關大計的警力在過剩與不足兩端擺盪的問題,自顧不暇的高層,無心也無力解決。
如果韓國瑜的「人進得來,貨出得去,高雄發大財」,是最能引起小市民共鳴的宏願,那麼,切記:警察是任何一個國家、城市拚經濟最重要的後盾,唯有在安居的環境中,人民才能樂業,人才進得來、留得住,才有可能發大財。救台灣,請先救救警察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