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鄉情】 遊子歸來

20

文╱靜夜微雨
猶似日劇《長假》裡的木村與智子,韶光苦短,歲月卻是悠長的。曲折迴旋的塵世浮海,多方漂流,尋尋又覓覓,彷彿只為了和心內「那個遺失的自己」相遇。情感就像一座橋,搭起兩岸,牽引著浪跡的遊子歸鄉。
趁新舊交接,我返回辭別兩年多的故居山巒,昔日溫馴的小溪澗已經變得陡峭遙遠。破落蕪雜的小徑不得其門而入,緬懷兒時回憶的我,僅能從產業道路一路往上攀爬,直至山巔處,由高而下,俯臨它的壯美!
眼前,秀景如眸,綠草蒼蒼,山之婉麗,盡收眼簾,尤其在破曉「春信微寒」的曙光中,更是絕美。金桂、銀桂、四季桂,花氣息正盛,沒有雨水潤澤,也香得滿庭馥郁。
母親告知,幼年那棵最愛最愛的巨大橄欖樹雖已凋零,但父親和弟弟又接續栽種了十來株,與嶺頭的山櫻花、梅、李、梨、欒樹、棗樹、桔子……相依守護著這片一甲多的古老祖地。
時代變遷迅速,慶幸因著親情的維繫,使得故鄉故土故人仍深藏一分熟悉的眷戀。每每歸來,總有「山靈托風與我咬耳朵」的奇幻親暱。如是,旅程再遠再顛簸,異鄉的冬怎樣地冰雪螫人,也不會腳步退卻!♣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