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我還是個大爛人

25

文/鄧美玲
一月時,張良維老師和我一起在漢聲廣播電台的「生活掃描」節目,接受主持人梅少文的訪談。梅少文是經驗豐富的廣播人,得過五座金鐘獎,我和張老師在她的引導下,像跟老朋友聊天一樣,輕鬆卻深刻地回顧了二十年來我跟身體結緣的歷程。
上節目之前,主持人要我選三首歌曲在節目中播放。我選了羅校長的〈涼山情歌〉、張雨生的〈大海〉,和二○一○年義大利Antoniano小合唱團演唱的〈耶穌加油〉。對我來說,這三首歌曲,剛好暗合我學習氣機導引的三個階段,而小朋友演唱的〈耶穌加油〉,簡直就是我目前狀態的絕佳註腳。
張老師常說,一個人一輩子會遭遇什麼,全都是自己造成的;有什麼樣的性格,就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來折磨你、成就你。所以,不要怨天尤人,因為,「一切是自己,自己是一切。」這話完全在我身上應驗!
我似乎從小就有一種傷春悲秋的性格,小小年紀,就常在光影流離的現實生活裡,看到聚散無常的陰影。我試圖奮力一搏,希望用自己超強的意志力來抵擋它的侵犯,可是它總是用無比高傲的姿態,讓我不得不臣服。
這大概是一種對自己無法有效掌控一切的挫敗感吧!而這個挫敗感,又源自於我的驕傲。我是驕傲的,從小的好成績、各方面的優秀表現,更助長了我的驕傲!張老師早就把我看穿了,可是,要像剝洋蔥一樣一層層剝掉我的驕傲,好難!但張老師做到了,而我,至少也算上路了。
羅校長的〈涼山情歌〉是我的第一階段,那旋律是化在骨髓裡的悲傷。
剛練功的那幾年,表面上我是帶著空難家屬痛失摯愛的悲傷,其實是潛伏在我根性裡的東西,不斷地被汗水沖刷出來。我感覺到了,但無能為力。張老師用很多方式公開打擊我、挫辱我,讓我飽嘗被自己的情緒焚燒、淹溺之苦。所幸,我的驕傲讓我不會輕言放棄。就像我總是咬緊牙關強忍身體的痠痛,撐過體力的極限。
幾年過去,我終於看見、也承認了自己的驕傲,於是,它也開始鬆動了。我的悲傷,慢慢淡化如張雨生的〈大海〉,雖然還在那裡,但它開始輕快起來了。當時,我以為我已經過關了,但張老師不僅從未鬆手,還加重了打擊力道。在昏昧不明時,我不解,甚至心生怨懟。不過,我的驕傲仍然固執地支撐著我,讓我不肯輕易放棄。
接下來,我在其他團體繼續備受器重,但在用力最深的氣機導引卻被刻意忽視和否定。不過,經過一場又一場的內在風暴沖洗過後,脫了一層又一層的皮,我終究是醒過來了。那天,聽到小朋友天真而充滿熱情地用歌聲給耶穌加油,鼓勵耶穌不要因為在天上看到人間還有許多不美好而氣餒失望,因為有了愛,就可以成就大事……我的驕傲,又被融化了好大一坨。
路還很長,但輕舟已過萬重山,我不必再依賴「驕傲」去支撐什麼,也不必勉強自己迎合什麼。我總算學會了,像孩子一樣保持最初的熱情,就算誰認為我是個大爛人,天地無損,我也無損!多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