燭光身影31 好萊塢最璀璨的星星基努李維

83

文/楊慧莉
演過多部膾炙人口電影作品的基努李維,是眾多女粉絲心目中的偶像、男神。然而,在其帥氣的外表和看似大好的星運下,卻有一段段彷彿遭到命運女神捉弄的人生際遇,既坎坷也悲痛,讓人掬一把同情之淚。所幸,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諸多暗黑的悲慘經歷並沒有讓他懷憂喪志,頂多只是凸顯他身上與生俱來的光芒。
人生如戲 宛如哈姆雷特在世
基努李維(Keanu Reeves, 1964-),是美國演員、導演、樂團成員和製作人,自上個世紀八○年代活躍至今,成名作是九○年代與珊卓.布拉克(Sandra Bullock)合演的《捍衛戰警》(Speed),自此一炮而紅,成為全球家喻戶曉的好萊塢大明星;之後又接演了多部作品,儘管未必每部都成功,但仍有多部佳片足以讓他名留影史,如《駭客任務》(The Matrix)系列作品、《康斯坦汀:驅魔神探》(Constantine)、《捍衛任務》(John Wick)等。
早年遭父親遺棄
基努李維的電影生涯看似極為成功,充滿了耀眼的光芒,但他的人生遭遇可就有些淒涼了,甚至比他所扮演的角色所經歷的還戲劇化,活脫就是希臘悲劇裡的情節,而且他乖舛的命運從他三歲時就開始了。
出生於黎巴嫩首都貝魯特的基努李維,母親是英國人,父親是夏威夷人;三歲時,父親拋棄了他、母親和妹妹,獨自回到夏威夷,最後一次見到父親是十三歲時,臨別前一天大夥兒坐在陽台,盯著幕色降臨的天空,父親沒說什麼,第二天父親送他們去機場,此後十年杳無音信。往後的訪談中只要憶起這段,就讓基努李維備覺沉痛。
父母仳離後,基努李維和妹妹跟著後來成為服裝設計師的母親四處漂泊、居無定所。母親改嫁給一位導演後,就定居於加拿大多倫多,主要由祖父母和奶媽帶大兄妹倆。
基努李維在五年間念了四所中學,還被其中一間表演藝術學校退學。可能因患有失讀症,他的學術表現差強人意,體育表現就好多了,尤其擅長冰上曲棍球,本來打算成為職業選手,但因後來受傷而作罷。
傷心事接二連三
由於繼父在當導演,基努李維十五歲時就有了當片場助理和表演的機會,高中時還一邊念書一邊軋戲,最後索性休學往演藝事業發展。
基努李維成名前拍了很多片子,在拍攝一九八九年喜劇片《溫馨家族》(Parenthood)時認識了當時極被看好的後起之秀瑞凡.費尼克斯(River Phoenix), 費尼克斯的弟弟剛好也在《溫馨家族》中與基努李維演對手戲。兩人結識後,很快的成為彼此互相欣賞的好友,還一起演出《我真的愛死你》(I Love You to Death)、《男人的一半還是男人》(My Own Private Idaho),兩人為了入戲,還常常晚上在街頭廝混。
只是好景不常,一九九三年費尼克斯在影星強尼.戴普(Johnny Depp)開設的俱樂部喝下一杯混了古柯鹼和海洛因的飲料後就一命嗚呼,得年二十三。費尼克斯驟逝時,基努李維當時在拍《捍衛戰警》,過程中雖未提及此事,但一起合作的女星珊卓.布拉克可以感受到他在忍痛。
約四年後,基努李維在拍另一部系列作品《駭客任務》時,於一個舞會上遇到他生命中的真愛珍妮弗.賽姆(Jennifer Syme),在《駭客任務》首映時,兩人已陷入熱戀,並期待他們第一個孩子的到來。
看似美好的人生即將開啟,但老天又跟基努李維開了一個玩笑。他們的女兒尚未見世,就胎死腹中,兩人因無法走出喪女之痛而最後分手,但更慘的還在後頭,珍妮弗後來在一個聚會後的回程途中因酒駕而喪命,得年二十八,這讓基努李維自責不已。
不久,老妹又被診斷出罹患血癌。擔心再度失去妹妹,基努李維擔起照顧之責,暫緩《駭客任務》的續集拍攝。所幸,妹妹後來也終於康復。
善演悲劇性人物
面對一連串的傷悲事件,基努李維在爾後的一個訪談中由感而發,「人們以為事過境遷後會漸入佳境,但他們錯了。當心愛的人都走了,你就形單影隻了。」
幾年前,他讀到《捍衛任務》的腳本,推薦給兩位希望拍些不一樣東西的導演,結果幸運的獲得回應,而他也順理成章的成為片中主角。
影片一開始,主角的妻子因不明疾病而辭世,隔天一隻可愛的小狗出現在家門口,是妻子留給丈夫的禮物,提醒他要以愛心繼續度過往後人生,只是後來有人搶了他的車,過程中又殺了那條可愛的狗,讓他展開復仇行動。
這個角色所經歷的事對基努李維來說有些複雜,但吸引他的是角色的哀傷之情,「對我而言,正是他的傷痛,讓他有人味。」
不過,如果說基努李維能對《捍衛任務》的主角遭遇喪妻、喪狗之痛感同身受,但有個角色讓他更能有所發揮,那就是偉大劇作家莎士比亞筆下的憂鬱王子哈姆雷特( Hamlet)。他曾因在舞台劇上演出哈姆雷特這個角色而讓影評人路易斯(Roger Lewis)讚許,「他很能體現丹麥王子身上的純真、憤怒、情緒張力……我看過很多人演哈姆雷特,他是演得最好的前三名,原因只有一個:他其實就是哈姆雷特。」
影壇奇葩 潔身自愛 照亮世人
歷經失去父親、好友和女友的悲痛後,基努李維曾於受訪時表示,「我想念我們在彼此生命裡的時刻,如果他們此刻都在,那會是什麼狀況,又會一起成就出什麼,真的挺惦記那些已經不可能一起完成的事了。」
不過,儘管哀痛,基努李維並未因而絕望,自暴自棄,「我不想逃避人生,人生其實還是很美好的,我不會踽踽獨行,有一天我也會結婚生子,但那將是攻頂之時,此刻先登山再說吧。」
有所為有所不為
戲劇化的人生不僅沒有讓基努李維對人生打退堂鼓,事實上他自始至終都善待自己的人生,跟著自己的熱情走,而非向「錢」走。
舉例而言,《捍衛戰警》票房大賣後,導演來找他拍續集,酬勞是一千一百萬美元,他看過劇本後覺得場景發生在郵輪上不太可行,因而婉拒,不僅如此也同時推掉了與勞勃.狄尼諾(Robert DeNiro)和艾爾.帕西諾(Al Pacino)同台演出《烈火捍將》(Heat)的機會。當時,他選擇了加拿大地方劇場中心的小型規模演出,即飾演與他氣息相合的丹麥王子哈姆雷特。
而事後證明他沒有接下《捍衛戰警》續集的決定是對的,續集荒腔走板,如果他接演此片,一世英名即毀於一旦。由此可見,基努李維是愛惜羽毛之人,有所為有所不為。他只做己所愛,不會為五斗米折腰。
樂善好施利眾生
事實上,基努李維對於錢財也看得很淡,「錢財是我最不看重的,我現在所賺的夠我活好幾世紀了。」
演過多部票房賣座影片後,基努李維早就家財萬貫了。但他不獨享,而是很慷慨的與人分享。據說,他將演出《駭客任務》系列作品的片酬分出大半給勞苦功高的劇組人員,讓他們每人獨得一百萬美元,瞬間致富,還幫每位特技團員買了一輛哈雷摩托車。
基努李維樂善好施的行徑也延伸到好萊塢圈外。多年來,他做了很多令人稱許的善行義舉,也已捐出數百萬美元給多個慈善機構,包括善待動物組織(簡稱PETA)、病童基金會(the SickKids Foundation)、對抗癌症(Stand Up To Cancer)等,還成立了一個私立的癌症基金會,幫助一些兒童病院和金援癌症的研究。而他所有的慈善捐獻都是匿名,他默默行善,不居功,因為這似乎只是他生活的一部分。
最佳的人生告白
不過,基努李維不只是捐獻自己的錢財,改善這個世界,他也是一位智者,用他獨到的見解匡正時弊,以正視聽,藉此給這個世界帶來光明,如以下這些社會現象就是他所無法苟同的:
✽一些乳臭未乾的小子靠著有老子罩,就以為自己會成功;而他們有著一些權勢的父親就想證明你只是個無名小卒。
✽很多人手上拿著酒,胡亂聲稱自己信靠主,卻對自己的宗教一無所知。
✽許多人只想尋找最佳伴侶,卻忘了要去愛人。
✽有人發現他們的車子發出怪聲音,急於修復,卻從不花錢、花時間和他們的情感在別人身上,他們看起來好貧瘠,就只能躲在自己昂貴的座車裡。
在最近一部探討厭食症的電影《深刻入骨》(To The Bone)中,基努李維扮演醫師的角色,他給予女病患的忠告就像是出自他的人生日記,真實而深刻,這應也是他以親身體驗照亮世界的最佳告白:
「別坐等人生會變輕鬆,也別奢望會有人來拯救你。你不需要有人賴著你,事情的發生常常是沒來由的,但人是有韌性的。坦然面對一些艱困的事實,你會因此有個美妙的人生!」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