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的話 香會.相會

23

文╲妙南(佛光山叢林學院院長)
二○一九年農曆二月一日,星雲大師出家八十一周年的紀念日,大師感謝了兩個老師,太虛大師以及志開上人,一位只是一個照面:「好!好!好!」給足了年輕的大師,弘揚佛教的氣魄;一位則培養了「甚麼都不要」的道骨。
這一天,我站在旁邊的司儀台,靜靜的看著我的師父上台下台,始終給人歡喜回應著信眾弟子的熱切,為了大眾、為了佛教,他總是雲淡風輕的一句:「不計較!」談著生命的來去如何自在痛快,一如七十年前,他不顧一切的戰亂之際,組織僧侶救護隊來到台灣,衣食無著卻展開弘化全世界極大的能量。
傳統寺院的香會,是僧信二眾共聚的重要時刻。而佛光山訂在大師的出家紀念日,是信仰的扎根,也是法脈的傳承。「佛光菩薩表揚會」表揚了弘法衛教的現代維摩,感謝了送子出家、信仰傳承的現代裴休,更有親力親為的義工菩薩典範。而大師則在病後,結集出版了《我不是「呷教」的和尚》,繼續帶動「色身交予常住,性命付予龍天」的佛教使命。師徒接心,以法相會,好不歡喜。
有大師出家,人間佛教才有了弘傳的因緣,我問學生們:「接下來選擇用甚麼方式守護佛法?」「講說佛法,讓眾生受益」、「給人微笑,讓信眾歡喜」、「典座行堂,讓大家飽食」。我看著大家行堂、捧經、主持、法器甚至留守、照顧學院,忙得歡喜踴躍,的確不錯,佛法講見聞隨喜,一分發心是一個善美的動力,帶動信眾法喜的同時,也為自己添加了無限的因緣。
下午地宮珍寶的法會,因為天氣陰晴不定,前一天大費周章排好的桌椅,通通派不上用場,演練走了幾次的動線,也因雨打亂了,果然是計畫趕不上變化。出家眾莊嚴威儀捧經唱誦的同時,在家眾學生又回到菩提廣場,著手善後,問大家累嗎?「不累,盡力成就水月道場!」好棒的回答,點滴回薰在阿賴耶識裡面那些善美的力道,肯定功德不失。
香會是一時的,卻提拈起僧信二眾多少與佛相遇的因緣,以法相會,以法師人,想起大師在書上有一幅墨寶寫到「人生無量壽,佛教億萬年」,每個發心的生命無量光無量壽,共同推動著常轉法輪,才能讓佛法住世恆常永久。香會,與佛相會,此心無礙。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