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峰時光】正月過年(上)

6

文/徐禎苓
年味是從小年夜那天,隨著鞭炮聲爆開的。
新竹市的習俗是小年夜拜天公,那時起,連日不絕的拜拜正式展開。
白天,阿鳳從市場買回牲禮需要的豬肉、魚……
阿鳳自早便辛勤備料,等到晚上,神桌擺滿三牲佳餚,一家大小拿著柯芳美香行賣的線香謝神,再到門口燒金紙,接著昆仔拿香捻燃拖曳地面的鞭炮,小孩們摀起耳朵,眼前鞭炮雷動,冒出灰煙。鞭炮真長,劈哩啪啦停不了。家裡的炸完,換鄰居炸,整條尖峰巷浸在鞭炮聲裡,爆竹碎片紅了一地,把新竹炸成一座不夜城。
約莫十二點半,家裡的天公拜完,昆仔拿出籐編神籃,在裡頭放進一隻全雞、一條豬肉,準備去市區各大廟拜拜。此時,阿鳳已經精疲力竭,留守在家,小寐一番。於是昆仔領隊,小孩走在後頭,輪流幫忙提神籃。
他們穿行地下道,越過熱鬧的中華路,直入武昌街。武昌街是條時髦的小街,新竹戲院、淵明餅舖、鋼琴店、老查牛仔褲都在這裡,過去一些是李澤藩的家,如果不是過年,他一定會在裡頭畫畫,小孩子喜歡跑去那看他拿著大調色盤,在畫布上渲染山水景色。
沿途必經林森路,旁邊是新竹市政府(現中興百貨),前面廣場匯聚小攤販,燈泡照得通亮。繼續走,路過舉行商展的民眾活動中心、社教館,再斜插入東門街,終於抵達第一站東寧宮,此時東寧宮早熱鬧滾滾,他們在放滿供品的桌上,找一隅還放得下神籃的空間。拜過地藏王菩薩後,一行人提起神籃,再度動身前往第二站城隍廟。
城隍廟雖屬陰廟,卻是新竹的大廟,拜天公這天,幾乎所有的新竹人都來了,在昆仔隔壁的男人便遠自寶山鄉徒步而來。人太多了,後方湧入的信眾根本擠不進去,只能佇立外頭,朝城隍廟的方向拜了再拜。
離開城隍廟,昆仔準備折返,回到觀音亭。這時候,昆仔會特地帶孩子們到隔壁的土地公廟。這間土地公廟護佑的範圍並不是尖峰巷,但建築對於昆仔別具意義。他指著刻在牆上的名字,對孩子們介紹:「這就是阿公。」這間廟是阿公親手搭蓋的,甚至還自掏腰包捐了一百塊,一百塊在當時是筆大數字。那是虔信也好,虔信在後一代眼中,其實更具家族象徵,像變相的家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