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人間 台日安保對話 取決中美態度

7

文/何振忠(資深媒體人)
蔡英文總統二日接受日本《產經新聞》專訪時,拋出台灣盼與日本政府對話安保,日本官房長官菅義偉遲至八日表示「與台灣維持非政府實務關係,作適當回應」,這段模糊的話當然是拖字訣的「軟釘子」,但國內朝野各取所需。
蔡總統此一險招到底是喪失顏面,抑或險中求勝,最後仍然取決於美、中兩位老大哥的答話,台灣試圖想在三方角力中成功插空隙,只能說機會渺茫。
日本在一九七二年即與中華民國終止外交關係,要懼中的日本開啟與台灣安保對話,無異緣木求魚。蔡政府不可能不知道這個結果,但依然讓總統站上第一線「捋虎鬚」,當然有其創造選戰聲量的政治操作,可是此際故意吹皺一池春水,政府團隊也必須有接受後座力衝擊的準備。
美國與日本早在一九六○年即簽訂「美日安保條約」,藉此維持二戰後兩國同盟關係,但明顯企圖即在共同扼制朝鮮半島及中國大陸勢力,甚至經過三次美日安保新指針的修正,更在一九九七年將「周邊事態」納入原則當中,只是這個糊模的說法始終沒有清楚的地理定義,但眾所周知,這個「周邊事態」(或稱周邊有事)即劍指東海、台海、南海,自然是將中國大陸及東南亞諸國列為假想敵。
美日安保本來是美中日三個強權的三角權力遊戲,在政治現實上,台灣只是被三方操弄的棋子。即便強悍如李登輝,在總統任內也接受了日本媒體專訪時表示高度肯定美日安保新指針,未直接將台灣角色置入,一方面藉美日聯盟以抗中,一方面當然自忖台灣在美日安保中無實質介入空間。
已過世的前國安會諮詢委員戴國煇曾評論,華府必先建構好美國、中共、日本的三角關係,才會考慮到台灣,台灣不能有過高的自視誤判或自戀情結。戴國煇當然是知日派,他從戰略高度看美日安保新指針,美國在波灣戰爭後想掌握東亞,首要以日本著手,但另方面又透過柯林頓與江澤民的會面建立「建設性戰略夥伴關係」,這是美國的國際戰略布局,台灣的風吹草動,就成了奈伊、培里等人口中的「麻煩製造者」。
因之,多年以來,我國元首對於美日安保通常只表關切,不會介入;此際,蔡總統大動作抛出希望台日對話安保,主動爭取在東亞局勢中的話語權,可是這招險棋,蔡團隊評估的可能在於帶動她的政治聲量,可是日本絕無可能買單,如果中共及美國也施加壓力,最終台灣不會只是失了顏面而已。
在《產經新聞》刊出專訪後,中共鷹派報紙《環球日報》搶先露出不具名的日本官員表示「不考慮」,多日後日方才由菅義偉出面微調說法,刻意保持語意不詳,以此試探中方的後續反應,既對中共有所交代,也暫保留蔡總統的面子。
當然,此議未來如何發展,還等待北京及華府的表態,北京的力道絕對是左右日本反應的關鍵。站在一致對外的立場,在野黨倒也不必急於唱衰自己的總統,只是險招一出,蔡總統雖然是刷了存在感,但這後果可是得全民承擔。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