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月主題徵文──書房】書香與狗香

15

文/張春榮
新婚時,一切從簡。室雅何須大,花香不在多。但對於「讀書、教書、寫書」的我倆,書房自然應運而生。一方天地,擺上兩張桌子,便可中西合璧,遨遊書海,綻放交會時互放的光輝,十足的書卷夫妻,相互提攜,有跨界,才有新境界。
只不過「家是談心放鬆的地方」,一個開卷,一個掩卷,眼神一搭,不免「柴米油鹽醬醋茶」起來。有見於難免互相干擾,妻偶爾改在客廳研讀,讓我坐擁文山字海,致力「三書」生涯。三十多年來,相互切磋,與妻在這一方天地共同筆耕十三本。
問題是老舊公寓,前棟後棟往往裝潢不斷,噪音擾人。有時主臥房附近囂吵,書房較安靜。妻認為「不被吵的地方就是天堂,小確幸」,於是撤去一書桌,擺進一張床,午睡時至少可以補眠一下,成為小小的避風港,發揮支援功能,一晃經年。
隨著毛小孩進來,妻和我面面相覷:「毛小孩要住哪裡?」二話不說,眼光都朝向書房。從此,書房多了不鏽鋼的狗屋,由狐什、比熊、馬爾濟斯,再至雪納瑞先後變成「伴讀」小王子。小王子口腔期時,坐墊、偶然書架上能「掀扯」出來的書,都有牠「愛咬」的痕跡。當然,一歲多後,就變斯文了。俯案振筆疾書時,椅子常坐一半,雪納瑞便一蹬,跳上身後椅子上「取暖」,共享溫度。妻進來直笑:「書窩變狗窩!」我嘴角向上彎:「金窩銀窩,能貼心的地方就是好窩。」當時出的書是《南山青松》,小王子跟著取名「張青松」;而小王子伴讀的最大好處,讓我不會書看太久,偶爾要觀察牠的萌態活動,生活變得輕鬆些。
欣逢豬年,新北元宵花燈「掌上明豬」,念及妻生肖是豬,我是馬,再加上毛小孩這一路相伴,遂撰一聯,貼在書房門上:
豬事轉念犬納瑞,馬首昂揚雪迎春。
管它書房不像有些同事的寬敞明亮,變成混搭的「米克斯」(Mix),但置身其中,有書、有桌、有床、有狗的地方,便是生活的芬芳;書香、狗香,尤其雪納瑞剛洗完澡,滿室生香。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