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時刻】從一而終

18

文/劉雲英
曾經看過這麼一段話:「男人,只有病了窮了,才知道哪個女人最愛你;女人,只有老了醜了,才知道哪個男人真心愛妳。」從天真浪漫的年少激情到風塵滿面的不離不棄,傾一世溫柔相待,遇一人白頭偕老,從一而終,真不容易。怪不得諾貝爾獎得主莫言說,生平最敬佩的就是「年輕時陪男人過苦日子的女人,和富裕時陪女人過好日子的男人。」
演藝圈有位資深男演員在當紅之際常以風流自許,卻在臨老病倒住院時自曝眾多妻妾早已落跑,讓他不勝唏噓。台灣雖實行一夫一妻制,法律上也有重婚罪一說,但享盡齊人之福的男人還是大有人在,尤其家大業大的富豪總不乏妻妾成群,對外宣稱和平相處一家和樂,私底下,豪門恩怨多,比電視劇的情節更錯綜複雜:大家長死後留下龐大遺產,人人眼紅,不惜引爆家族爭奪戰,甚至撕破臉對簿公堂,還有各房子女為爭產鬩牆,誰也不讓步,以致老父死去多年仍無法安息……
我們都只是凡夫俗子,飛黃騰達時,就容易忘我;意氣風發時,誰會甘於平淡?等到哪天想牽手坐看人間煙火,那曾與你相知相惜的人已然走遠。幾十年前,一位企業家告訴我他的故事,至今我依然難忘他那憂傷的眼神。
大老闆早期是做五金生意,一家五口擠在小小店面搭建的閣樓裡,生活窘迫,卻很幸福,他每天在外奔波,灰頭土臉的回來,老妻總是不寐的等門笑臉相迎;後來他生意愈做愈大,一夕暴富,接著酒色財氣全沾染,拜金女子爭相投懷送抱,那年頭,權勢和女人是畫上等號,是成功的表徵,他自然不能免俗,於是他在外金屋藏嬌。老妻知曉後,大鬧一陣子,之後索性不理不睬,就這樣過了許多年。
某年除夕,他想到老妻那裡圍爐,卻被她摒拒在外,連兒女也認定他是冷心寡情,沒人為他求情;他轉往小妾住處,沒想到她為爭名分舊事重提,一氣之下,也將他趕出家門。
大老闆說,大過年他流浪街頭,看著家家戶戶慶團圓,唯獨他隻身一人,好不落寞。他在飯店叫上一桌好菜,卻食不下嚥,大家都以為他左摟右抱,豔福不淺,殊不知他落得無家可歸的下場……大老闆喟然長嘆,然後話鋒一轉,知道我老公事業不順,好心引薦至商界發展,問我意下如何?我想起王昌齡那首〈閨怨〉:「忽見陌頭楊柳色,悔叫夫婿覓封侯。」古有名訓,更何況有他一個血淋淋的例子在眼前,我只好婉言謝絕。
我一向胸無大志,只想吃家常菜和穿粗布衣,與所愛之人日暮晨昏共度終生,錢財不過是身外物,夠用就好,犯不著把婚姻當賭注。我從來沒有後悔當初決定,而事實證明,甘於平淡的兩人,最終是白頭偕老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