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花集‧紅樓夢】自己的房間

11

文/朱嘉雯
我們在過去的一系列話題中,談到了三百多年前,清初時期,當時貴族人家的少女就已經擁有自己的書房,西方世界要在一百三十多年後,才有維吉尼亞.吳爾芙提出了「自己的房間」這樣微薄的要求。
至於在理財方面,則更是金陵十二釵的強項,不僅王熙鳳能管理偌大的家族收支,探春、李紈、寶釵也都曾實際參與大觀園的經營,甚至連林黛玉都曾和寶玉評論起家裡的經濟情況來:「你家三丫頭倒是個乖人。雖然叫她管些事,倒也一步兒不肯多走。差不多的人就早作起威福來了。」寶玉道:「妳不知道呢。妳病著時,她幹了好幾件事。這園子也分了人管,如今多掐一草也不能了。又觸了幾件事,單拿我和鳳姐姐作筏子禁別人。最是心裡有算計的人,豈只乖而已。」黛玉道:「要這樣才好,咱們家裡也太花費了。我雖不管事,心裡每常閒了,替你們一算計,出的多進的少,如今若不省儉,必致後手不接。」
黛玉和寶玉所評論的乃是《紅樓夢》第五十六回「敏探春興利除宿弊,賢寶釵小惠全大體」,文中寫道,因王熙鳳生病,於是王夫人托探春、李紈和寶釵三位代為理家。
其中的主角便落在了知書達禮的探春和寶釵身上。探春的形象俊秀高挑,顧盼神飛,處事敏銳果決,是一位英氣勃勃的姑娘。她胸懷磊落,遇事秉公持正,體現了毫不徇私的管理精神,儘管年紀輕輕,卻因公正嚴明,在大觀園眾僕婦之間,豎立起真正的威嚴。那些原本敷衍她、想看她笑話的管家們,最終不得不佩服她,而且也不敢再有所怠慢了。而且,探春威嚴清明的作風,連不可一世王熙鳳也自歎不如。
王熙鳳雖然早就洞悉到賈府坐吃山空的危局,也明白力圖改革的迫切性。然而她並不願意做妨礙主子利益的事情。反觀探春,不僅懷有深切的憂患意識,而且主動從自身階層改革起。首先她免掉了向來重複支出的款項,包括:少爺們上學的點心紙筆月錢,以及姑娘們的頭油脂粉費。接著,探春又提出開源措施,將大觀園裡的花草樹木承包給僕婦們專管料理,也很合理地讓她們從中獲取收益。如此節流與開源並舉,成為她興利除弊與務實經濟的最佳展現。
女性評論經濟,甚至直接掌握財政大權,這也是《紅樓夢》聚焦在「女學」與「女力」的文化亮點。
剛剛提到的英國作家吳爾芙,她寫《自己的房間》,時間晚了《紅樓夢》一百多年,而其中所欲表達的也只是:「女人需要屬於自己的房間,一筆屬於自己的錢,才能真正擁有創作的自由。」吳爾芙提出了三項女性文明的指標,包括應該擁有自己的房間、自己的錢,和自由的創作空間,而《紅樓夢》所展現的女性社會,已超越了這些標準。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