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地址的學校】同一證件,多樣情

2

文/趙莒玲
真糟糕,我忘記取票的代碼了!站在越西火車站售票口前,眼看上午七點二十分開往成都的列車快進站了,取不到車票就無法搭車,我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趕緊打電話給幫我訂購車票的協會會計陳興菊。
聯繫上了。但是興菊傳來的取票代碼,將最後兩位數字顛倒了。站務員輸入電腦數次,怎麼也查不到買票紀錄。我心往下沉:這回真的慘了,上不了車了。
關鍵時刻,我轉頭望見一位上次認識且聊得甚歡的資深站務員,立馬向他求救。他仔細詢問我買的硬臥車票:第幾車、幾號、哪一鋪(硬臥分為上、中、下鋪)?我如實回答後,他拍胸脯說:「沒問題,我待會和列車長說一聲,妳安心上車吧。」聽他信誓旦旦的承諾,我鬆了一口氣,但心裡還是七上八下。
實名制買票,有得有失
列車進站了。那位資深站務員果真信守諾言,列車長也爽快答應,並用對講機通報我預訂的那節車廂的乘務員放行。
由於大陸購票採實名制(身分證明制度。即必須用真實身分購票,車票上也印有購票者姓名),我得以順利上車找到座位。列車長沒麻煩我辦補票手續,連換票乘務員(大陸火車在乘客一上車後,乘務員就會拿一張卡片對換乘客車票,以確認乘客到哪站下車,作為快到站前半小時提醒乘客下車之用,同時用車票換回卡片),走到我坐位換票時,也若無其事的放我一馬。我就這樣一路無票坐到成都。
再度返回大營盤學校工作時,我將此一幸運搭車的驚魂記與老師們分享。吳小龍老師瞪著我,嚴肅的說:「那是因為妳拿的是台胞證,才享有這種待遇;大陸人,沒票,別想上車!」當下,我頗不以為然。
有次趁著開學前空檔,搭葉如翠老師便車前往西昌市旅遊。葉老師提議參觀著名景點的西昌衛星發射中心,余浩老師沒去過,開心加入。三人興高采烈地開車前往。
實名制購票需要提供證件,當葉老師拿出我的台胞證時,當場被拒。售票員不發一語,用手指著牆上掛著「購票須知」。我們朝前一看,始知台港澳和海外華僑都禁止參觀軍事基地。我只得在發射中心大門口閒逛等他們。後來,一起前往衛星發射中心展覽館時,我才得以透過衛星模型、照片和史料資料過乾癮。這回,台胞身分失靈了。
台胞身分,禮遇有別
結束西昌之旅。歸返越西縣,葉老師幫我叫車,和另外三位男士共乘。事前,我並不知她叫的是「黑車(無營業執照的私家車)」。當車子行駛到中所鎮水觀音旅遊區附近,我聽見一陣陣刺耳的警笛聲。一部警車猛然打轉停在我們車子前方,駕駛員被強行請下車,換上一位年輕警員開車。
我滿頭霧水的詢問怎麼回事?他回答:「有人舉報這部車是黑車。」那我們要去哪?他說:「到越西交警隊當證人和做筆錄。」台胞也要去嗎?他詫異的點點頭。
到達交警隊後,那位年輕警員因我台胞身分,讓我優先做筆錄。由於我不懂即便是「共乘」,無營業執照也被視為「黑車」;再者是葉老師叫的車,我不認得駕駛也沒支付車費。獲悉我完全不了解大陸的交通法令,警員不再為難;他快速完成例行的筆錄後,很有禮貌的送我到門口,讓我覺得當台胞還不錯。
再次用到台胞證,是到越西縣醫院看感冒。我拿著證件掛號,那位院工或許從未見過台胞證,也不知道該選擇哪一個項目收取掛號費。他強行鎮定的琢磨五分鐘後,才在電腦鍵盤按下勾選農合(農村合作醫療保險)項目,向我收取四塊人民幣(約台幣十九元)。我拿回掛號收據,看著自己被歸類為「農民身分」,忍不住噗哧大笑。但,依然很感謝他如此費心的「優待」。
同一證件,在不同情境,經歷各種對待,也是人生的難遭難遇!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