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的牽掛】父母心

0

文/劉素美
在臉書看到同事發文,對已上大學的兒子即將和同學到美國自助旅行一事,有些許擔心和大大的祝福。
按了大心之後,腦海裡幽幽想著,兒女就像急欲遠颺的風箏,但我們哪捨得野放?即使他們飛得再高,我們也已視茫茫了,那條細線依舊纏繞心頭,一有風吹線動,就扯得你糾結刺痛。
想起當年叛逆的大兒子,在校園和「江湖」中打滾多年後,終於頓悟當兵去了。那日,先生和我載著他去報到,我打開車門腳尚未落地,眼淚便先滾落,關了車門,卻關不住那潰堤的淚。
潸然不止的淚,不是擔憂兒子在部隊中被操、被磨,這個兒子呀,歷練久了,早已是金剛不壞之身,吃得了苦的。只是想他從出生(不,在腹中起)到入伍,這漫漫20幾年,是如何小事大事樁樁件件皆挑戰著我、磨難著我,為什麼這條路會走得如此艱辛、衝突不斷?人們都說,當完兵的男孩會變得更成熟,我衷心期盼著。
報到中心內,滿座稚氣未脫的男孩,雙眼茫然,漾不出一絲從軍樂,家長們則在後頭殷切地凝望著。前塵往事不斷在我腦海湧現,撞擊著內心,淚雨撲簌直下,雙眼早已腫得像泡水的爛桃。臨別,不忘再提醒他:「沒有過不去的事情,只有過不去的心情,只要轉念、積極,走過柳暗會逢桃花源的。」
而後,他自願到馬祖服海防役。他說,遠一點,容易忘;靜一點,才能沉澱。那兒的海風夠強,吹得走許多煩心雜念。退伍後,他積極完成未了的學業,也在職場磨練了一陣子,終於摸索出自己的目標,決定到英國修習專業的金融經濟。
他在英國孜孜矻矻,一方面加強語言能力、理解艱澀課程,一方面拚著考證照。知道他手凍傷了,蕁痲疹犯癢,為娘的我心痛又不捨。我LINE他,說學業雖重要,但健康無價,不要忘了起身活絡筋骨。他回道:「我坐著讀累了,就躺著讀;躺著讀累了,就趴著讀;趴著讀累了,再坐著讀。」最後更自我調侃:「吾十有五(X2)而志於學,怎敢怠惰!」
兒子呀,只要肯努力絕不嫌遲,不要給自己太大的壓力。英國太遠,媽媽是路痴,沒法去探望你,只能默默祝福,逢廟必雙手合十,祈求眾神保佑你一切平安、順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