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人間】不要旋轉我

14

文/呂眉均
最近很流行一句話:「不要旋轉我。」
這句話自有它的解釋,但聽在耳裡,突然讓人有另一番體悟。
二○一四年自己在《幸福。可以練習》書裡,寫到「如果優渥的物質生活和多采多姿的娛樂生活,無法保證我們生活中的幸福,那麼什麼可以?」
這個問題一直在心裡盤旋,生命漫漫,後來還想過幾個答案,直到今年二○一九年又重新有了一點新認識。
二○一四年給自己的答案:「『我們』就可以辦到,幸福的鑰匙往往握在自己手裡,只是大多數人找不到鑰匙孔在哪裡而已」。這種感覺好像我們早就握有幸福鑰匙,只要找到正確的人、事、物,便能使用手裡緊握的鑰匙,雙腳踏入幸福的世界。
後來又在另一本書中談到,愈來愈感覺手中並非握有鑰匙,而是自己本身就是一個移動的鑰匙孔,不斷尋找著能打開自我的那把鑰匙,或者是不同人、事、物的多把鑰匙。此種說法,令人容易把自己想像成主體,彷彿接收到正確和自己相呼應的外在事物,幸福便會迎面而來。
人,到底是進入一個幸福的世界,亦或將幸福迎入自己的世界?
翻來覆去地思索,今年偶然間和友人聊天時,赫然驚覺自己似乎不是一個移動中的鑰匙孔,手裡也沒有鑰匙緊緊握著,反而比較像一個保險箱:平常帶著一身銅牆鐵壁行走江湖,自己是個鎖,也是一把鑰匙,落鎖與解鎖似乎與他人與環境無關,全憑一己之心,只要轉動自我,抵達正確的心態上──一如保險箱上的轉盤轉對了密碼數字,便能掌握好最真實的原本自我。
保險箱上的鎖是個圓,上面刻有許多精密的數字和刻痕,只有當密碼對了,箱子才能鏗一聲霍然開啟。
人似乎必須先找到自己,了解自我刻痕,認清並找到自己的密碼數字,努力調整到能「正確解碼自己」的刻痕上,保持開放和不為外在環境所影響的心態。
圓很好,象徵圓滿團圓。
但是圓其實也沒那麼好,總是圓滾滾的,好像特別容易因為一點外力介入而滾動偏離,失去自己,甚至關閉自我。
有時候會想,當自己心情低落時,是不是就是精神上的我,正低著頭,仔細校準圓形密碼鎖上的刻痕,小心謹慎地希望能重新開啟自己?
多年以前,有個廣播節目主持人問了一個問題:「我們都知道轉念的重要,但是人要如何做才能順利轉念?如何啟動那瞬間的轉念?要是壞事來了,動不起來怎麼辦?」
轉念的關鍵,看似決定於「剎那間的思考扭力」,彷彿關鍵點在於──動!其實轉念的關鍵,更多因素取決於「平日裡的自定心力」,關鍵點反而在於──不動。
有句古話說:解鈴還須繫鈴人。
人,其實常常同時出演這兩種角色。
很多事,我們都知道,唯有「自己想通了──自己把自己繫上的鈴給解了,人就能通透無罣礙」。
不要在自己身上鑿出更多凹凹凸凸的鎖,而已有的鎖,必須靠我們自己去解鎖。
開鎖祕訣,並非掌握在他人手上的鑰匙,而是我們是否有足夠的智慧去轉出正確的密碼,順利開鎖。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