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有情】金縷鞋

0

文/鍾邦友
已故詩人周夢蝶有一首名為〈金縷鞋〉的新詩,原名〈關著的夜〉,描述《聊齋》裡一個女鬼連瑣與才子楊於畏人鬼戀的詩,1954年及1967年香港邵氏曾兩度翻拍故事為黃梅調電影,先後由尤敏、趙雷及李菁、李麗華 (反串) 等紅星主演。
1978年朱介英摘錄部分,入曲改編為校園民歌,楊祖珺、劉藍溪與孟亭葦都曾經收錄在演唱專輯中,三人音色不同,但清新曲風皆予人一種彷彿迴盪在天際的空靈感,餘韻繚繞,久久不散,頗有徐克版《倩女幽魂》的飄逸與悽楚哀怨。歌詞的內容是:「再為我歌一曲吧!再笑一個淒絕美絕的笑吧!月亮已沉下去了,露珠們正端著小眼睛在等待。等待你去踏著,踏一個軟而溼的金縷鞋;走呀!走回去,在他們的眼上,像一片楚楚的蝴蝶。」
提到「金縷鞋」,更多人則會聯想到李後主的〈菩薩蠻〉:「花明月暗籠輕霧,今宵好向郎邊去。剷襪步香階,手提金縷鞋。畫堂南畔見,一向偎人顫。奴為出來難,教君恣意憐。」古詞中,把小周后(周薇)夜半私會情郎姐夫,一則欣喜,一則惶惴的矛盾心情,刻畫的淋漓盡致。只是貴為一方之主的李煜即便要納雲英未嫁的妻妹為妃,他人又豈敢說三道四,何以「出來難」?
葉青的歌仔戲《玉樓春》裡,巧妙地把大、小周后本身也是妾室與正房所生的同父異母姐妹矛盾,帶入後宮爭寵的是非當中。大周后(周薔)怨恨嫡母(周薇之母)曾對其為庶的生母百般凌辱,因此立誓永不與周薇共侍一夫,敬重妻子的李煜,只得將這段與小姨子的愛戀轉入地下,無奈成為苦戀。
今詩與古詞的背景故事各異,但描摹深情女子足蹬或手持金縷鞋的優雅浪漫卻不約而同,無怪乎皆為歌詠愛情的經典之作。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