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世界美術名作談人生】愛江山更愛美人(中)

16

文/王瑋名
女媧算是中國最早的愛神,因為西方是天主造人,中華由女媧造人,女媧和伏羲是兄妹,二人也是夫妻,女媧不僅補天、造人也制定婚姻制度,所以古時候媒人皆拜女媧,直到唐代以後月下老人才成為中華民族的愛神。女媧和伏羲是人首蛇身,在希臘神話中的美杜莎、拉彌亞,印度神話龍族人都是這樣的形體,所以有人大膽假設他們都是外星人,為保有純正血統才兄妹通婚。
女媧和伏羲的形象在漢畫像磚中出現很多,最出名的作品就是一九七二年出土的西漢長沙馬王堆墓,軑侯利蒼的夫人辛追的「非衣」,非衣又稱飛衣,也稱T行帛畫,是出殯時張擧的一種銘旌,類似現代的幡,最後覆蓋在往生者身上引導死者飛上天國。一號坑此件非衣,長兩百零五公分,寬九十二公分,共分天上、人間、地府三層。天上部正中有女媧氏、九個太陽、金烏、扶桑樹、月蟾蜍、玉兔、彎月下有嫦娥(另有學者認為是死者升天,三號坑沒有)、龍、鶴、豹、大小司命守九重天門;人間有鳳凰、利蒼夫人生前模樣及僕人、羽化的神仙、且由雙龍穿碧玉分開人間冥間;冥間已準備好日常供品、鯨及裸身抬舉著大地的大力士地神鯀。
早期有人認為中國水墨長軸形式是源自印度,在非衣出土後打破此說法。辛追雖距今約兩千兩百年(西元前一六八年下葬),因為棺木製作紮實、保存環境乾燥,皮膚仍有彈性。另外一件新疆出土的女媧伏羲圖,二人盤繞,宛如現代DNA圖,女媧持規,伏羲持矩。
中國民間流傳「七世夫妻」的故事,第七世的故事落在清初,可想是清中葉後有人將歷史上一些淒美愛情故事串連而成。七世夫妻起因是,某年七夕時玉皇大帝宴請眾神,金童向各眾神斟酒,卻在為南極仙翁斟酒時不小心打破杯子,一旁的玉女為了安慰金童,便對他回眸一笑,玉帝認為他們動了凡心,所以要下凡間受苦,互相愛慕卻無法廝守,直到第七世終成眷屬,返回天庭。
這七世分別為:一世萬喜良與孟姜女、二世梁山伯與祝英台、三世郭華郎與王月英、四世王十朋與錢玉蓮、五世商琳與秦雪梅、六世韋燕春與賈玉珍、七世李奎元與劉瑞蓮。這七世中,當是萬喜良與孟姜女、梁山伯與祝英台的人氣最高。
這第七世結局也有二個版本,一個悲劇收場,一個喜劇結局。
話說,李奎元一回收到一老翁贈圖卷,告知三年後方可打開,結果三年後開圖,內詳記前六世故事,要他把握當下姻緣。想必是玉皇已原諒,派南極仙翁贈圖。
除了這七世夫妻,中國最有名的愛情故事即后羿與嫦娥、牛郎和織女、董永和七仙女、白蛇和許仙,有沒有發現女主角都是仙子!前三個故事都早於漢代,所以漢畫像磚有相關作品留世。
白蛇傳的故事吸引了當代大畫家林風眠,創作了許多以白蛇為題的作品。由於織女被認為聰明手巧,所以傳說女生於七夕夜向織女星朝拜便可得到織女的智慧與巧手,所以七夕算是中華情人節,又被稱「乞巧節」,台北故宮博物院有件宋朝趙伯駒的〈漢宮圖〉,就是描述七夕當天眾宮女拜織女星盛況。
日本的春季藝術界大新聞是,東京中央拍賣公司將於三月十六日拍出元.趙孟頫的《洛神賦行楷卷》預估價為五千萬日幣,趙孟頫一生熱愛書寫〈洛神賦〉,預估有六、七卷傳世。
〈洛神賦〉是三國曹植於魏文帝黃初三年(西元二二二年)所寫,曹植由洛陽要回封地鄄城,經洛水邂逅洛神宓妃,二人雖有愛意但因人神殊途,而終要分離的愛情故事。洛神是伏羲氏之女,因伏羲氏又稱宓羲氏,其女便稱宓妃,因溺水死於洛水而成洛神,後來有人暗指洛神賦是隱寓曹植與曹丕之妻甄宓的叔嫂戀情。三年後(西元二二五年),曹植寫下最有名的七步詩,西元二三二年曹植僅四十一歲,終因一再被貶而鬱鬱寡歡成疾過世!
〈洛神賦〉除了書法作品外,東晉大畫家顧愷之〈洛神賦〉畫作最為出名,顧愷之人稱顧虎頭,是文武雙才的大將軍,被稱為「才絕、畫絕、痴絕」,並提出「遷想妙得」、「以形寫神」、「傳神盡在阿堵中(眼神)」的畫論,影響後世最巨。北京故宮及遼寧博物館各有一本,〈洛神賦〉畫作由右至左,分別為:邂逅(休憩、驚豔)、定情(嬉戲、贈物)、情變(眾靈、徬徨)、分離(備駕、離去)、悵歸,是十分精采的連環畫。台北故宮還有清宮畫家丁觀鵬的摹本,丁觀鵬師從郎世寧,所以自然畫作中增加了立體明暗的西法處理。
中華是個對愛情表現含蓄的民族,除非文以載道,像董永因賣身葬父的孝行,感動七仙女婚配,值得推廣孝行才會出現在廟宇壁畫,否則在清朝以前很難也很少有愛情故事在水墨作品中出現,這當與儒、道思想之影響有關。
下回將介紹西洋精采愛情作品。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