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

2

萬書翔 台南市復興國中三年十八班
豆大的雨滴毫不留情地在我臉上畫出痕跡,無法控制的淚珠奔流而下。我的全身已經被淚與雨沾染,但我在乎嗎?我不在乎!我還記得那日的天空比以前更加灰黯無光,隨著一句如死刑宣告般的事實,猛烈刺穿了我的身心。
人是群居動物,天下沒有幾個人可以獨自生活。我擁有許多朋友,每當我遇到困難,他們就會義無反顧地幫助我;在眾多朋友中,有個朋友是最閃耀的,認識他的那段時光,是我最幸福的時候,假如沒有他,我還真的活不下去。我們總是一起讀書、玩樂,是最好的朋友。
還記得畢業後沒幾周,我手裡拿著約定要還他的書,上頭外帶一封信,裡頭寫著感謝他的話。那天,天空細雨綿綿,但我相信他絕不失約,帶著自己最喜歡的螢黃小傘,興高采烈地出了門。
我們約在公園旁的長椅上,為了能更早見到他,我還提早十分鐘到達。就這樣等了又等,等到超過了約定時間十分鐘,等到雨雨勢漸強,我仍舊沒見到他的身影。剎那,一輛黑色小客車飛速而來,在我的面前停了下來,車上走下的人,我認得是他的爸爸,但臉上沒有了以往的神采飛揚。
一場車禍,讓我再也見不到那個身影,這事實如冰錐般刺透我的身體,冰凍住我的心靈。沒能親手交出的那封信,成了失去他後唯一的依賴。
失去的痛楚會隨著時間被沖淡,但失去的人不會再回來,即使心中知道再也見不到對方,但每當見到那封信時,仍感覺疼痛;唯一的遺憾,是無法讓他看見那封信的最後一句話:
無論未來有無交集,我都很高興曾與你相識。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