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的味道】荔枝甜滋滋

9

文/美旦姊
小時候,身在五個孩子的傳統鄉下家庭,搶食物就是每天上演的戲碼,水果更是當年我們唯一所謂正食外的點心零嘴,每每水果一端出,總是搶得你死我活的,母親不得不每次都搬出「兄友弟恭」、「孔融讓梨」那套說詞,但孩子們誰都「只想吃」,哪管那麼多,最後常常逼得母親大人只好祭出雞毛撢子;但唯有一樣,我們可以盡情吃到飽,可以讓五個孩子圍著一個鼓鼓五十斤的大米袋,用力吃,大口吃,盡情吃,那就是集三千寵愛在一身的楊貴妃最愛的「荔枝」。
在阿公的祖厝老家三合院後院,阿公的阿公的阿公吧……年代已經不可考!那裡種植了一小片荔枝園,每年五月開始,總是很爭氣的,長出肥美又碩大的果實。每年送走了冬天,天氣開始回暖,我們幾個孩子,就已經迫不及待的三天兩頭問阿公,「有荔枝可以吃了沒?」小小的十隻眼睛,老是眼巴巴的希望那些樹快快結果,就在五月的某天上課放學,在廳堂,看到了那熟悉的米袋變鼓了,露出綠綠的葉子,五個孩子以跑白米的速度立馬往前衝去,大喊「荔枝」……一人都拿了一大把,直接席地而坐,連書包都忘了拿下來,迫不及待撥開荔枝的「盔甲」,將那如珍珠般的果肉整顆往嘴塞,一顆接著一顆,果汁一個勁的往外噴射,將我們胸前大腿沾滿了甜滋滋的荔枝汁,此時彷彿與世隔絕,整個人沉浸鮮美的荔枝園地中,伴隨五個孩子滿足笑聲與臉上笑容。
荔枝的產季並不長,也不好保存,一般是從五月到七月初的最好吃。沒有熟透的荔枝,外殼紅中帶青綠,有如初戀般的羞澀味道,甜中帶酸;而成熟的荔枝,穿著紅通通的戰甲,有如即將步入禮堂的新人,甜蜜到最高點,而我們就一路從季初吃到季末,幾乎天天吃,一點也吃不膩,甜美多汁的荔枝就這樣陪伴著我們從春末到夏初,讓我們的童年留下最甜的美味回憶。
長大了,荔枝園也因為祖厝改建而消失了,那五個愛吃愛搶的孩子們也在世界各地各奔前程,雖然只能偶爾聚首,但那屬於我們荔枝季節的童年時光,永遠是心中最甜蜜的那一塊。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