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來種動物 四處為患

10

文/蘇林
在某個地方可愛得人疼的動物,換了一個地方很可能成了令當地生態改變的危險「入侵種」,最近埃及聖鹮在台灣大量築巢的畫面爆光,引發如何移除的困擾,究竟「外來種」是如何形成的呢?
歐盟列為「百大入侵外來種鳥類」的埃及聖䴉,近年在台灣大量繁殖,影響其他鳥類生存環境,尤其最近,在嘉義沿海被空拍機拍到上千隻埃及聖䴉結巢育雛,畫面令人觸目驚心,更引起國人重視!
埃及聖鹮爆量繁殖
嘉義縣野鳥學會理事長陳建樺,最近在東石鄉沿海某公墓,發現龐大埃及聖䴉繁殖巢區,畫面顯示埃及聖鹮已經在孵蛋,將繁殖更多的幼鳥,透過空拍機觀察,繁殖景象密密麻麻,估計約有二五○○隻以上,所孵的蛋至少有五○○○顆,為一處大巢區。
嘉義林管處說,埃及聖䴉族群近年擴散至西部各縣市沿海濕地,利用棲地與覓食區域,與本土鷺科鳥類混群重疊,不僅相互競爭食物、巢位等資源,還會捕食鷺科鳥類的蛋及幼鳥,對台灣原生物種造成嚴重威脅。
一旦適應開始橫行
事實上,由於各個國家與地區之間往來頻繁,外來種生物在各地都造成小大不一的困擾。原因是,外來種動物到了外地,因為沒有了天敵,只要適應當地存活下來,往往「橫行霸道」,嚴重威脅本土種生物。尤其台灣是一個海島,擁有獨特的島嶼生態系,對於外來種生物的侵入更是敏感與脆弱。
為何會有入侵物種呢?依其侵入的途徑可分為「主動入侵」及「人為導入」。其中「主動入侵」,是指經過天然的途徑或人類運輸工具,例如每年梅雨季節期間隨鋒面侵入之褐飛蝨。或藉由飛機、輪船、火車等人類交通工具,擴散於世界各地,而此模式通常也是外來種最主要的成因。最著名的例子為家鼠隨著輪船傳播全世界,其他如昆蟲以卵或幼蟲型式藏於植物體、藏匿於原木中之蟒蛇或蜥蜴等,或國人出國旅遊時,隨手帶回外來種生物。
人為導入結果失控
而所謂「人為導入」通常意指人主動引入,例如因為經濟目地引進吳郭魚、牛蛙、福壽螺;為了娛樂及觀賞、飼養、放生、魚苗放流等而引進動物,如巴西龜、大陸畫眉,各種熱帶鸚鵡等。
有的是因為生物防治目的,希望藉由天敵生物引進,以寄生或捕食方式來控制另一種生物的數量,進而減少農藥噴灑,結果繁殖情況失控。如引進瓢蟲以捕食介殼蟲,引進大肚魚以捕食蚊子的幼蟲孑孓等。
另外一種原因是因科學研究所需,引進飼養或栽植於實驗室之生物,不慎逃脫或溢出後,入侵當地生態系。例如非洲蜜蜂,即是從實驗室不慎溢出,其後分布於美國並造成危害的一種外來種生物。
福壽螺成永遠的痛
外來入侵種生物通常會如何影響當地生物呢?舉福壽螺為例,自一九七九年引入福壽螺(金寶螺)後,至今已造成台灣數十億經濟與農業損失。
此外,外來種為了求存,往往掠食當地原生物種,使原生物種族群數量降低甚至是絕滅。以關島褐色樹蛇為例,約在一九五○年經軍事運輸,由新幾內亞的小島意外引入關島後,至今已至少讓當地九種原生鳥類滅絕,另兩種森林性鳥類及三種海鳥陷入瀕危的困境。
也就是說,如果被引進的外來種其生態習性與原生物種相似,那麼在自然資源和棲地利用上,都會與原生物種發生競爭現象,破壞生態系平衡或滅絕物種。
貿然引進後果嚴重
此外,外來疾病或病原體對原生生物也存有難以預測的巨大危害。一九八五年因進口木材時伴隨松材線蟲引入,而造成國內琉球松松林嚴重危害,進而對本土松類也有為害。
再者,人為引進近親種的外來種生物,會使自然雜交機率提高,改變原生物種之基因組成。如目前國內寵物飼養大陸畫眉,溢出或放生後與台灣畫眉雜交;西部之白頭翁可能經由放生途徑與僅分布於東部之特有種烏頭翁雜交,使得台灣原生鳥種的存活遭受極嚴重地威脅。
外來入侵種除了上述影響之外,也可能進一步透過生產力、營養循環、干擾幅度頻度,改變整個生態系統。例如夏威夷野生家豬藉由廣泛的挖掘與腸道對種子的消化作用,促進了數種植物的傳播與生存,而大大變更了當地的植物群落組成;非洲維多利亞湖在引入尼羅河鱸魚後,除直接的掠食讓超過兩百種以上的原生魚類滅絕外,更由此徹底瓦解了該生態系的食物網結構。
台灣深受外來威脅
話說回來,台灣究竟有那些令人頭疼的入侵種動物呢?農委會曾在十多年前公布十大外來物種(含動植物),包括小花蔓澤蘭、福壽螺、布袋蓮、松材線蟲、入侵紅火蟻、中國梨木蝨、蘇鐵白輪盾介殼蟲、河殼菜蛤、緬甸小鼠、多線南蜥。
但事實上,近年野外生態改變甚多,除去上述存在多年的外來種,新近還有更多威脅野外環境的動物包括:巴西龜、鱷龜、沙氏變色蜥、眼鏡凱門鱷、埃及眼鏡蛇、鳳頭鸚鵡、八哥、大陸畫眉、琵琶鼠、食人魚、泰國鱧(魚虎)、珍珠石斑、亞洲錦蛙、牛蛙、水稻水象鼻蟲、美國螯蝦、綠殼菜蛤(孔雀蛤)……都是移除不易的外來種,所以為了台灣的環境,請民眾切勿飼養或隨處放生。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