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自在】現代人如何修持「一心不亂」與「正念現前」?(七)

28

文/慧開法師 (佛光山副住持、南華大學專任教授)
神交古人:瑞典漢學家現身說法
我在前文中特別強調「 誦與背誦的要訣」,就是透過自己「口誦耳聞」的動態歷程,讓自己的心念融入文章(或經文)的意境與作者的思想及精神世界,達到「神交古人」─也就是與古人心靈相通的精神境界。「神交古人」可不是虛幻的想法或抽象的概念,而是一種實際的身心經驗,我引述一位瑞典漢學家的現身說法來證明。
高本漢(Klas Bernhard Johannes Karlgren, 一八八九~一九七八)、馬悅然(Goran Malmqvist, 一九二四~)、羅多弼(Torbjörn Lodén,一九四七~)師徒三代是享譽國際的瑞典漢學家,對於中文及漢學的造詣非常深厚。高本漢的漢學研究涉及許多方面:方言學、語音學、歷史音韻學、考證學以及青銅器的年代學等,其中漢語言研究是他一生最致力、影響最大的一個領域。
馬悅然繼承了高本漢對漢字音韻學的研究,繼而擴大到對中國文學的翻譯,他翻譯了《水滸傳》、《西遊記》等,並向西方介紹了《詩經》、《論語》等中國古典著作。馬悅然對唐詩、宋詞也有很深的研究,他也是諾貝爾文學獎的終身評審委員。
羅多弼著力於研究中國社會現狀、現代政治革命的發端和新文化運動等中國思想和文化課題。羅多弼現任瑞典皇家人文歷史考古科學院院士,斯德哥爾摩孔子學院院長。
二○○五年十一月間,由國際佛光會的邀請,馬悅然、羅多弼師徒連袂參訪佛光山,並且到台灣各地走訪。十一月十二日訪問南華大學,由我(時任人文學院院長)出面接待,並且安排一場論壇,由羅多弼主講「文化傳統與世界和平」。
當天在論壇上,馬悅然談到他的學思經驗,他說當年為了學好漢語及古文,用功到了「廢寢忘食」的地步。馬悅然回憶,有一天晚上他在讀《莊子》的時候,讀得入神了,忽然間,他感覺到莊子本人「現身在他身旁呼吸」。我一聽之下大為感動,這就是「神交古人」的經驗境界,我們透過閱讀、朗誦經典、古文,可以跨越時空與諸佛菩薩感應道交,或者與古聖先賢心靈溝通。
如何自我訓練「一心」與培養「定力」:老實修行
我們如何能夠自我訓練「一心」與培養「定力」,而且能夠深入經藏,智慧如海?首先必須要有堅實的自我心理建設,就如同一位探險家,為了「尋寶」,要有不斷「冒險探索」的精神、熱情與實際行動,不畏艱困,不計辛勞,契而不捨,百折不撓,才能夠深入「寶藏」之所在,進而挖掘到「寶物」。
再者,要如同一位勤學武藝的練家子,一旦獲得了師父的傳授,或者得到了武林祕笈,就要勤於練功,老實修行,才能練就武林絕學。
金庸的武俠小說《神鵰俠侶》裡面有一段情節,有一次老頑童周伯通和小龍女共論武學,老頑童說:武林絕學,聰明的人往往無法煉到爐火純青的地步,反而是有一股傻勁的老實人才能練到登峰造極的境界。他還以郭靖與黃蓉這對夫婦為例,黃蓉是絕頂聰明又機伶的人,而郭靖則是個憨厚老實的人,聰明才智遠不如黃蓉,但是後來郭靖的武功遠在黃蓉之上,就是因為他實實在在地老實練功。
不論是世間法還是出世間法,道理是一樣的,學藝也好、練功也好、修行也好,要能夠成就,關鍵不在於一個人的聰明才智,而在於有無恆心毅力,契而不捨,能否老實修行。
慧開練功心法口絕
我從事教學與弘法工作已逾四十年,常常以這兩句〈慧開練功心法口訣〉勉勵學生,第一句:「練武不練功,到老一場空。」我這是借用「練武功」作為一個譬喻,「練武」一定要「練功」,就是要練出紮實的內功,否則只是「花拳繡腿」。換言之,練武不能只是學一些招式,依樣畫葫蘆,而是要有內勁,招招紮實,招招到位,招招克敵,乃至招招致命。
第二句:「絕招、絕招;練絕,成招!」大多數人都誤以為「絕招」就是「天下絕無僅有的招式」,天下只有我知道,別人都不知道,所以是「絕招」,非也!一個人就算擁有天下唯一的武林祕笈,如果不下決心老實練功,永遠不會有「絕招」!其實,不論是文還是武,「絕招」的內容可能稀鬆平常,人人知曉,但是沒有人練的話,不會成為「絕招」。如果有人將某個招式「練到絕頂」的境界,它就會成為那位練家子的「絕招」!
(續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