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人間】誰說火鍋沒文化?

15

文/孫博(加拿大)
寒冬與親朋好友相聚,熱氣騰騰的火鍋往往是首選。不過,香港美食家蔡瀾先生可不這麼認為。他參加大陸一家電視台的節目,被問到「如果世界上要消失一道菜,你認為應該是哪一道菜?」他毫不猶豫地說「火鍋」。理由是火鍋食材處理簡單,要吃就扔進去,所以認為是最沒有文化的料理方式。

蔡先生在海內外飲食界享有盛譽,是世界華人健康飲食協會榮譽主席。他的言論一出,網上立刻炸開了鍋。

不難看出,蔡先生是從自己的烹飪專業領域入手,火鍋的食材處理確實沒有煎炸煮蒸的技術。但他答題時匆忙,一時未顧及火鍋的社交屬性。事實上,火鍋完美詮釋了中國人圍爐團圓的精髓所在,不能簡單的用技術含量來概括。

火鍋是中華民族獨創的美食,古稱 「古董羹」,因食物投入沸水時發出的「咕咚」聲而得名。火鍋歷史悠久,據載戰國時期即有火鍋,那時以陶罐為鍋;到了宋代的民間,火鍋已十分常見;至元代,火鍋流傳到蒙古一帶,主要用來煮牛羊肉;再到清代,火鍋不僅在民間流行,而且還成了「宮廷菜」。可見,火鍋文化博大精深。大陸著名的火鍋有老北京的銅鍋炭火鍋、重慶的九宮格火鍋等等。記得有一年夏天到台北西門町一家麻辣火鍋店用餐,照例大排長龍。

近年,火鍋風也颳到了海外。我在多倫多光顧了好幾家名店,味道確實不錯。但總感到沒有在家裡吃得自在,也許「家」營造了吃火鍋的最佳氛圍。經過多年嘗試,我摸索出自成一體的「鴛鴦火鍋」。這種不鏽鋼涮涮鍋的中間,用鋼片隔成兩半,形成一個太極圖形,兩邊不同湯底。

火鍋表面上看起來並不高深,但是製作火鍋的學問主要在於湯底。我的「鴛鴦火鍋」深得親友青睞,兩個孩子每年都會帶同學回家大快朵頤。

最近一次,大兒子的六個高中好友如約前來,其中還有一名洋人,我感到有點納悶。西方人習慣分食制,共享火鍋根本不是他們的菜。懷著幾分好奇,我詢問這位洋同學,他說因為喜歡中國文化,最近剛學會用筷子,頭一回吃火鍋感到挺熱鬧的,好像過節一樣;他還說並不在乎是否喜歡吃火鍋,主要是借這個良機與老同學相聚聊天。他的話真是一語中的,火鍋吃的就是一種大團圓。

行文至此,室外又下起了鵝毛般的大雪。內子正在廚房忙碌,飄來了火鍋湯底的香味。隔窗望著白茫茫的一片,耳邊不禁響起白居易的詩篇:「綠蟻新醅酒,紅泥小火爐。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看來,今晚我得開一瓶「金門高粱酒」助興了。對我來說,火鍋加白酒簡直就是冬天的絕配。再默默思忖,倘若久居香港的蔡瀾先生身在北國,也許他會不假思索地說:「世上留一道菜,也要留火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