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鄉之春

24

文/方秋停
溫泉別館,枕流亭……無意邂逅這雪鄉溫泉小鎮,冷暖於此交會出難得緣分。路隨溪流彎轉,小屋築於覆雪堤岸。
我喜歡這趟旅行,春天將來未來,寒冬欲走還留,到處可能遇著冷冽,溫暖更顯珍貴!
從京都鞍馬山沿著坡路往下走便到貴船神社,山河與雪水共存、枯枝伴著挺拔林木,空氣清新,鼻息輕輕呼吐出白煙,感覺陌生卻似曾相識,是我難忘的北國春天。

●善緣與貴船神社

「貴船」名稱是指從大阪灣逆流而來的小船。傳說當年神武天皇的母親「玉依姬命」自難波乘黃色小舟經淀川、桂川、鴨川上抵貴船川,著陸後便在奧宮深山裡建造了神社,後因貴船川氾濫才遷到現址。
貴船神社主要供奉雨、水之神高龗(龍之古字),古天皇多次在這裡祈求晴雨。平安時代知名詩人「和泉式部」夫婿變心時曾經來此參拜,見河上流螢飛舞便吟歌許願,夫妻因此破鏡重圓。社內還植有樹齡超過千年的同根御神木,為帶有白頭長生寓意的夫妻樹。
往本宮參道兩旁排列著御神燈,橘紅燈座如朵朵上舉的雪蓮。一路上著和服的紅男綠女湧動階梯,善緣紛紛被祈求。走進神社,黑、白駿馬雕像立在面前,傳說古人想雨便向神明獻祭黑馬(銅馬)、欲晴則以白馬(石馬)祭祀,平安時代漸演變成在木板上繪製馬匹圖案,這裡於是被認定是「繪馬」的發祥地。
眼前景致因故事而豐富,不同文化卻有類似的敦厚。社內還供奉長壽之神「磐長姫命」,資料記載當初父親本希望她和妹妹「木花開耶姬」一起嫁給天照大神的孫子瓊瓊杵尊,無奈瓊瓊杵尊嫌她貌醜而不肯,磐長姫命深覺恥辱便留山中,將憤恨轉成助人結緣的正向力量。
神靈帶有人性,信仰與人似乎更接近了。另有種說法認為當初瓊瓊杵尊若同時跟兩姊妹結婚,或許後人便能如岩石般長壽、也可兼如花朵般繁榮。可惜他選擇了美貌放棄長壽,象徵日本人只追求美麗盛放,不惜瞬間凋零的美學。美麗與長壽只能擇一,的確是一大難題!
我喜歡這裡,因那淵遠流長的情意,及那飄浮空中可供聞嗅、想像的人情芳香。

●午後的溫泉雪鄉

走出神社,路邊接連著小店,簷下掛著古樸燈籠。整排冰柱漸地溶解,清冽水滴叮叮咚咚。河畔供人休憩的涼亭圍掛起透明塑膠布,一盞暖爐置放中間,山澗與積雪交織成斑駁的美麗。
溫泉別館,枕流亭……無意邂逅這雪鄉溫泉小鎮,冷暖於此交會出難得緣分。路隨溪流彎轉,小屋築於覆雪堤岸。心底不禁想著:倘能進到木屋,褪去一身笨重掛礙,讓毛孔接受自然澤潤該有多好?啊!楓紅或落櫻妝點,日劇情節於邊間上演,想像小門窗內氤氳一池戀戀溫泉水,緋紅臉色隱隱現現,關於抑鬱纏綿愛與恨,最該珍惜及被祝禱的,陽光移行,潺潺水流化身霧氣,翩翩凝為雲絮遠飛復來……
和H畢竟未進溫泉小館,只尋家小店安撫已忘飢餓的腸胃。淡季且非假日,路上店家多已歇息。此店仍然迎賓,年輕服務生送來菜單,櫃台邊燒著熱水,壺嘴吐出縷縷白煙,一室因此暖熱起來。我喜歡這趟旅行,春天將來未來,寒冬欲走還留,到處可能遇著冷冽,溫暖更顯珍貴!
除了拉麵,還有什麼更能慰藉此刻腸胃?昨晚已點了天婦羅,今天換點魚吧!一片醃漬過的秋刀魚浮於麵上,醬油清湯上撒著蔥花,吃起來像沙丁魚罐頭。幸虧湯熱且夠多,汲進肚腹有種清淡的飽足感。臨窗而坐,窗外掛的白色燈籠上寫著「金」字,一旁則有開運福狸立於松盆栽側邊。對街岸上積雪、陽光小屋盡收眼底,這窗景定要將之牢記!H咬口炸物喝口湯,面露幸福神色。平常過度縱放的口腹欲望這幾天彷似修行。胃口縮小些、味蕾關闔點,清靜簡單將得更多滿足。年過半百能與家人偕行遠飛享受半晌清靜,夫復何求?不求綺麗窗景,但求平和心安。

●冷霧中的四季列車

走出餐廳,沿著河岸走一小段,幾隻圓呼小鳥於溪邊飛跳,土黃色頸腹與背上漸層灰黑收斂成棕色尾翼,瞧牠瞠大眼,神情類似Q版的鍾魁也像亮彩麻雀。岸上溶雪淙淙前奔,行至陡降坡墜落成長排飛瀑。距離電車站約莫三公里,步行沿途可順便賞雪。猶豫了會還是擠上公車,立在門邊緊抓把手,身體隨彎路激烈搖晃,覆雪樹林於車外轉繞,不到五分鐘便到車站。
三點過後霧露更冷,盡職站長拿著大聲公宣布訊息,綿軟話語帶著停頓節奏於風中迴盪了好一陣子。午後陽光打亮遠山,照出鐵道彎轉曲線。佇立月台,感受陽光侵透的溶溶水霧,想像晨昏於山野的交會情形。山林將被夜暮包覆,天明時黑幕緩緩被掀開,誰知那葉那樹前晚的遭遇!驀地覺得這列車一直行於四季軌道上,自深冬駛出,於彩葉散盡的林木夾護下駛往下一季。枝芽仍然沉睡,控─控控─控控控,再見了,今春最後的積雪。山上精靈神怪漸成平地芸芸眾生……,接骨院,拉麵店陸續出現,我又回到異國都會。
這一天路走最多精神卻特別好,難不成關結炎也被冷藏?還是隨著好心情靈活開了?躺上床感覺仍行雪地,透亮陽光映照整座城市,兩腳前行,不知不覺將陽光走成昏暗……遼闊的天,地上房舍與街巷接連成迷宮,陌生的路愈走愈遠……

貴船神社裡的黑、白駿馬雕像 圖/羅有隆
貴船神社裡的黑、白駿馬雕像 圖/羅有隆
鴨川旁的溫泉旅店仍然積雪 圖/羅有隆
鴨川旁的溫泉旅店仍然積雪 圖/羅有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