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南北】王安石、祝枝山與南安之緣(下)

9

文/洪少霖
王安石為唐宋八大家之一,他以文章名聞天下,他願意為呂惠卿的兩位親人寫墓誌銘,從中可見雙方關系非同一般。
高惠連(九七二~一○六八),字公溥,北宋兵部尚書,晉江安平(今安海鎮)人,其先祖在唐代、五代時均有功績、政績。族內有「一門五代二十進士」、「三代七登科」、「父子同金榜」之稱,在宋代科舉時期,其家族出現四十八科榮登進士五十八名之巨,為典型官宦世家。南宋泉州太守王十朋對此稱讚道「泉南一郡,不如高家一門!」
熙寧二年(一○六九)時,王安石在為其撰寫的墓誌銘中稱:「泉為多士,或以為興學之所致也,士者德之;耆舊之英,皓儒之伯;締眷締交,名巨清白;後人仰懷,勛業赫赫。」
後,泉州太守邱應龍,建書院於安平,名「惠連神祠」。南宋理學家朱熹為高氏贈聯:「後周忠節第,有宋尚書門」,並題匾「有繼堂」。高惠連墓地,位於官橋鎮內厝柑山(虎頭山麓),高惠連曾於豐州石亭寺題刻:岩縫茶香。
《泉州府志》記載,北宋大中祥符四年(一○一一年),高惠連於泉州任職太守,他在筍江岸設壇,想為祖父招魂。起初,他想把其祖父英靈請入鄉賢祠配祀,但意外遭到眾士紳反對,已然不快。進而,在招魂過程中,他的夫人與女兒因好奇無意中撫摸石筍,引得高家人羞澀及眾人取笑,從而高惠連惱羞成怒,便借勢讓十二位彪形大漢用大鐵錘將石筍擊斷。
筍江岸石筍,為男性生殖圖騰,對應雙乳峰,以平衡泉州地界陰陽地理。高惠連以私憾遷府學於郡西,並對民間圖騰肆意進行破壞,自此泉州百姓對他多有不滿。
二、祝枝山題跋石碑
二○一五年,江濱南路霞美鎮新羅村路段出土一塊墓誌銘,其長三十八公分,寬二十八公分,厚三公分。該墓誌銘背面有明代四大才子祝枝山書法題跋,內容出自曹丕〈善哉行.上山採薇〉:「今我不樂,歲月其馳。湯湯川流,中有行舟。隨波轉薄,有似客遊。策我良馬,被我輕裘。載馳載驅,聊以忘憂。枝山祝允明書,長洲沈恆刻。」其為明代產物,距今約五百年時間。其內容給人「空懷一腔情,卻是不得志。古今多少人,枉載滿經綸」之感!
該墓誌銘正面有「二十二都新羅鄉、橫坑山之原」(今新羅村)等字跡。其中記載:墓主名「林可邑」,與李贄共屬泉州瀛洲林李同宗族系,李贄族親林肇鼎在南京任職期間與祝枝山結緣。林肇鼎得到祝枝山題贈後,因為喜愛從而刻於石上,作為屏風。明代萬曆年間,泉州發生大地震,屋傾屏裂,其後人林可邑將那屏風碎片依然珍藏,而後將另面作墓誌銘,隨入墓葬。
該墓誌銘有一亮點,其落款時間非當年所處統治階級下通用的清代年號,而是明朝永曆十七年,表示墓主為明代遺民之意願。此為政派明顯站隊,應為隱私。

祝枝山題跋拓片。圖/洪少霖
祝枝山題跋拓片。圖/洪少霖

分享: